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火影之羁绊信物 第五十九章 陨落

小说:火影之羁绊信物  作者:天晴天  回目录  

【向同类伸出援手的愿望竟如此热切。】

我爱罗调动起全身的查克拉,葫芦中的砂喷涌而出,面色冷然,伸开双臂,砂凝聚成股,直直朝迪达拉刺去!脚下团起暗沉的砂云,身体升空,最终和迪达拉同一高度!

“哦呀……这就是一尾的人柱力吗?嗯。”迪达拉饶有兴味地看着面前立于砂云之上的我爱罗,“表情真的是十分阴暗呢,毫无生机的呆滞的样子……”

瞳孔倏地缩小,身子微微前倾,满满的嘲讽的样子:“真不愧是‘兵器’啊!!”

我爱罗眼神瞬间凌厉:“混蛋……想要一尾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下地狱去吧!”

双臂一扬,大量的砂灵活地升起化作危险的利矛涌向迪达拉那张欠揍的脸。迪达拉顿时浮起兴奋的笑容,早已准备好的黏土小鸟抛撒而出,纷纷振翅窜去,把砂矛炸得稀烂!余下的一批又接着向我爱罗飞去!

“艺术,就是爆炸!喝!!”迪达拉端起忍术起手式,语气中满溢对自己的艺术的狂热!

轰!!

我爱罗身边的砂立即自动升起拦截了爆炸!

“……哦?那就是一尾的能力啊……好像是叫,绝对防御来着?”

迪达拉眯了眯眼睛,很快又拿出三只白色的有着两对翅膀的黏土鸟。

咧嘴一笑:“那么在极高速的攻击下,你的防御是否能跟上呢!去吧!”

黏土鸟冒出白烟,变大,接着急速鼓动起四只纤长的翅膀,利剑一般刺去!

“砂时雨——”我爱罗低低地呼唤着,手一挥,砂霰弹疯狂地射去,很快就将白鸟打成了蜂窝!砂云飞快升起,手臂挥舞仿佛是在指挥乐队,砂矛如起伏的旋律一般升降,转向,疾刺!每一次的变化移动都是在迪达拉身后步步紧逼!

“嘁!这家伙还蛮强的嘛!”迪达拉咬牙,但还是保持着自信的笑,站在巨鸟的背上,加大查克拉量,使鸟飞行得更快。

黏土带得有些少了……啧。

我爱罗的砂异常地快,很快攀上了迪达拉脚下白鸟的尾羽,接着席卷了迪达拉的手臂!

手掌伸开,再狠狠一握:“砂缚柩!”

噗呲——

鲜血四溅!

“呃啊啊啊!!!”迪达拉痛苦地叫起来,手臂,手臂碎掉了啊!!“哈,哈,好一个一尾人柱力……”看看自己血肉都被绞进沙砾的断臂,迪达拉表情有些狰狞,白色的爆炸黏土制品趁我爱罗刚松一口气就飞了过去!

“喝!”

爆炸散去,本以为得手的迪达拉瞳孔一缩。我爱罗身边的砂自动浮起,形成一个砂球将其牢牢包裹了起来!爆炸被挡在外面,我爱罗根本毫发无伤!

脸附近的砂球出现一个缺口,似乎缺少的砂都被用来攻击迪达拉了,而此刻那些沙子就附在迪达拉的残臂上。

“哦?”迪达拉很快发现了不对,“所以说,用来主要攻击和绝对防御的都是掺了查克拉的特殊砂子么……那么就是定量的储存在葫芦里的那些咯?”

看着自己的断臂上的砂自动散去重新浮动在我爱罗身边,迪达拉嘴角上扬,有点办法了……

“砂瀑大葬!”我爱罗大喝一声,手臂猛的一挥,砂隐地面巨量的砂子被调动起来,呼应着查克拉的指引,如瀑般层层叠起,疯狂地冲涌而去!

该死的,查克拉有点不够了,必须速战速决!

砂浪扑向迪达拉,白鸟扇动着翅膀左右躲避,倒是惊得迪达拉一头冷汗。

“这么强大的查克拉……喂喂喂,这可比前几个人柱力难搞多了!为什么我就要负责这个啊!”

“不过不要紧……只需要一个破绽……”

迪达拉一边躲闪一边紧盯着我爱罗的动向。红发少年依然挥动手臂指挥着砂子移动攻击,只是额头上的虚汗越来越多。

快点打中啊!!

想来要我的命的家伙,都应该被粉碎成肉泥!

杀掉他!杀掉他!!

把他的头拧下来,祭献给妈妈!!

“呃——”我爱罗突然跪倒在砂球中,左手捂着脸不停地喘息。失去了查克拉的支持,砂立刻断开了联结,中断了对迪达拉的攻击。五指紧扣着额头,指甲深嵌似要将面皮剥下!

“守鹤,安静点!”我爱罗低低地呵斥着,头痛却越来越剧烈,脑海中的啸叫愈发清晰起来,所有清明的意识全部被截断,只感到半边身体逐渐滚烫。

怎么这个时候一尾失控!!

再次睁开眼睛,左眼赫然是铜钱一般的金色瞳仁。半边身体开始沙化,左臂上砂子攀援而上,凝聚出一条描绘紫纹的兽爪!

“啊啊啊啊啊滚回去啊混蛋!!”

迪达拉眼中泛出光亮:“人柱力居然在这个时候和尾兽闹起矛盾了吗?真是好时机啊!”

手心的嘴不停地咀嚼着,迪达拉表情控制不住地微笑起来:“这回把手臂的帐一起算了吧!嗯!”

“滚回去……守鹤……”我爱罗站在精神世界,在包裹躯体的查克拉中挣扎,淡绿的双眼狰狞地扫向被锁链紧紧拉住的狸猫怪物,“既然寄宿在这里就安分点啊!”

“混小子!我能帮你杀掉所有你想干掉的家伙!”守鹤尖利的嗓音刺痛耳膜,我爱罗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一字一顿,低沉着声音:

“我要杀的人我自己会去解决……我这条命还用不着你管!即使是死,我也要以自己的意志赴死!!”

“大不了,拉上你一起下地狱!!”

双手粗暴地撕下黏附在身上的尾兽查克拉,再狠狠甩向一尾:“物归原主!”

——

“一尾吵起来了。”

鸣诺的睡眠很浅,一有动静就会立刻醒来。低沉粗哑的嗓音从脑海轰然炸响,白色的人影顿时翻起,原本安静地铺在脸上的月光瞬间成了松散的碎银。

“砂隐的事,你也能感觉到?”精神世界,鸣诺看着金色铁笼后露出的充满杀意的血红兽瞳,眯起眼睛,鉴别是不是狐狸的又一个夺取自己身体的鬼把戏。

“我们的查克拉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和那家伙接触过不久,他的气息我清楚的很。”狐狸也眯起眼睛,饶有兴味地看着鸣诺怀疑的脸。

有趣……原来守鹤那个白痴已经被盯上了啊……那么这个小人柱力,在后面的日子里应该也不会好过,借用自己力量的机会也会增加很多。

鸣诺用了三年的时间和九尾交流,虽说依然相看两相厌,但是也让九尾答应了在危险时提供查克拉的事。一人一兽各有各的目的,现在起码也能搭上两句话。虽说一句半都是“安分些九尾”和一阵怒吼。

“那种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安安静静蹲着就行了。”鸣诺凌厉的蓝眸扫过九尾预谋着什么一样的狐面,转身退出了精神世界。

远远地望向风之国的方向,双手结印,蓝白交替流转的绚丽光芒覆盖了原本苍色的双瞳。

“转生眼!”

视野极速向前扩大,掠过国境后便已不再前伸。即使是转生眼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视物范围也无法窥探到事情的真相。

解除转生眼,顿时双眼一阵刺痛。

“啊……这种超远距的视野开启果然还是太消耗瞳力了……”

可别死了……我爱罗!

不要给人柱力丢脸啊!

风沙肆虐。

“哈……哈……”

我爱罗捂着半边面庞大口地喘息,那只金色的诡异兽瞳已经回归了浅绿。剧烈的头痛久久没能消散,眼前的迪达拉已经模糊成了一片黑色。

必须集中精力,必须紧紧地盯住这家伙的动向,必须调动起查克拉!

他现在要干什么……下一步他要怎么攻击……

不能晕,不能晕啊啊啊啊啊!!

呼——

什么东西掠过带起的风声引起了我爱罗的注意。匆忙转头,砂球缺口的部分,两片白色的影子从脸旁倏忽窜过!

糟了!!!

“喝!”

半空中爆起巨大的烟尘!

迪达拉缓缓放下忍术起手式,打开左眼的望远镜,拉近,拉近。

——成功了吗……嘛,就算这次没能得手,下一招也会让你狠狠栽个跟头!

烟雾散去,依然是那个悬浮的砂球。只是原本缺口的哪一块已经被砂子填补完好。那部分的砂偏白一些,衔接的缝隙那样明显。

“挡下了啊。”迪达拉微微仰起脸,蔑视着那个簌簌滚下沙砾的球,渐渐又笑了起来,越笑越猖狂,越笑越狰狞!

砂球内部,黑暗中的我爱罗刚松一口气,一阵什么东西在挖掘砂石的声音再次让自己神经紧绷!!

是,白色的黏土蜘蛛!

从填补缺口的砂子里面钻出来了!什么时候?!

“艺术,就是爆炸!喝!!”

连提起查克拉防御都来不及,有些发闷的爆破声响起,半空中的砂球陡然变形!迪达拉按住自己只剩一小截的那条残臂,痛快地吼出声来!

“没想到吧!我的那半截手臂里,还有残余的黏土在呢!!用压碎掉我手臂的砂子去填补砂球,真是愚蠢!乖乖去死啊一尾人柱力!!!”

变形的砂球坚持了一段时间,终于断开了砂的联系,哗地一声,分崩离析!暗黄的沙砾从我爱罗身上瀑布一般滑落,血掺杂在砂之铠甲中化为碎块片片剥离。绿色的双眼中的光芒渐渐流失,急促的呼吸最终也挽救不了意识的停滞消亡。

“见识到我艺术的厉害了吧,嗯!”迪达拉看着半空中即将跌落的我爱罗,一向有些自负的他忍不住得意,笑得狂热而灿烂。

我爱罗感知着遍布全身的疼痛——自己小时候并没有经常感受到的疼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勾起自嘲的弧度。

“——杀了我吧。”

这就算是生命的终章了,作为人柱力的命运的终结……

真是从头到尾一点点美好的部分也没有过呢。

漩涡鸣诺啊……该永别了。

身体在半空如流星般下堕,被斜飞而来的白鸟的尾羽卷住,然后渐渐消失在砂隐众人的视线中。

勘九郎在地面上追着白鸟,嘴里不停的喊着我爱罗的名字,顺便招呼了一群砂忍前去追踪。结果刚到砂隐村大门,就被起爆符的光芒所淹没。

*****

“呼啊——那只蠢狐狸大半夜的嚎什么啊……”鸣诺郁闷地揉揉眼睛,无聊地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窗外刚刚开启的黎明,无比怨念。

刚刚到木叶的第一个晚上的说……!我好想好好睡一觉的说!!

五点二十……

算了算了……今天要接任务,早点去火影楼也是好的……嗯。

朦胧的朝晖中,白色的身影在各个屋顶上不停地起跃,最终落在一栋房子的二楼阳台。这是春野家,而二楼就是樱的房间。鸣诺敲敲阳台上的房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看来还在做梦呢。果然还是太早了吗。出于礼貌并没有打开转生眼看房间内的情况,而是在门前的地面静静坐下等待。

仅仅一个人,身边没有任何其他角色。孤独的滋味并不好受,即使已经独身一人浑浑噩噩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却仍然没有任何的适应感。这是唯一让自己那强大的适应力失效的东西。每当尽力搜寻可以取暖的人时却发现这部分的记忆里空无一物什么的真是感觉好笑呢。

不用去根了,但是一旦没事可干就会冒出来乱七八糟的思绪。

鸣诺闭上眼睛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拉开,传来小樱惊讶的声音:“鸣鸣鸣鸣鸣鸣鸣诺?!”

鸣诺睁眼,起身,拍拍衣服:“啊,醒来啦。那就去接任务吧。”

小樱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啊久等了……诶说起来今天你怎么这么积极。”

“不然没事可干。”

“……”

*****

“啊啊……今天鸣诺和小樱就要来领任务了,应该派什么任务呢……”纲手翻着任务簿嘀咕着,“小樱已经是中忍了,鸣诺也强大了很多,再派D级任务的话恐怕不行啊。诶静音你帮我看看,这个可以不?”

“B级任务……”静音看着任务描述,有些为难,“毕竟鸣诺也才刚刚回来,她们能不能配合默契也是个问题。要不这个怎么样?护送金块,危险性也小一些。”

“C级任务?”纲手靠在椅背上鄙视地看着静音,“鸣诺那家伙在根的时候做的任务怕是比这个难不知道多少倍呢!而且以现在的小樱的实力,别说鸣诺了,就算是她也不会乐意的!”

“呃……”

叩叩。

敲门声过后,火影办公室的门推开,一白一红的两人走了进来,旁边还有一个卡卡西。

“哦,你们来了。”纲手仰了仰头活动一下颈椎,“我也不知道什么任务适合你们,要不自己来挑吧。A级以下就好。”

鸣诺翻翻簿子,表情一阵无聊。这都什么破任务啊……一点挑战性都没有果然还是根的任务更好玩一些……!

卡卡西知道鸣诺又在腹诽什么,默不作声地拿(抢)走鸣诺手里的任务簿:“我看看,要不这个吧,护送金块,虽然是C级任务但是你们果然还是需要修炼一下默契度……”“你只是嫌B级任务耗时长还麻烦吧喂。”鸣诺淡淡地来一句,但是语气里还是有微不可查的恼火。小樱虽然忍下来了,表情也依然不是很好看。

纲手瞟了一眼静音,静音尴尬地打着哈哈别开了脸。

就在这时,哐!

办公室的门被猛的掀开,情报部的忍者面色惊慌地揣着一份文件:“不好了纲手大人,是砂隐的加急信件!!就在这里请您过目!”

加急?

鸣诺眯了眯眼睛,看了九尾说的没有错。

“终于不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烂资料了啊。”清冷的声音里夹杂着危险的意味,我倒要看看这砂隐有有什么破事!

纲手脸色很凝重。五大忍村间很少用加急信件来往,因为忍村的尊严和情报,只有必须求得支援的重大事件才会用这个来向盟国的忍村求助。接过信件细细读了一遍,就连她也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不太妙啊……砂隐的信里说,守鹤的人柱力我爱罗,被晓组织在一番对村子的破坏后找出带走了!”

“什么!”卡卡西皱紧了眉头,人柱力作为忍者村的最强武器,被带走不止是该忍村的耻辱,对于其他忍村乃至忍界都是大威胁。他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

“守鹤?晓?人柱力……?”小樱疑惑,但是看到纲手和卡卡西的反应她就知道,这事一定不小。

鸣诺很平静,但是隐藏在白色刘海下的蓝瞳里已经翻涌出墨色的巨涛。是酝酿着暴风雨的样子。

“骗人。”

办公室里的人诧异地看向鸣诺。

“骗人……明明是砂隐为了不伤害忍村,不牺牲自己,把我爱罗一个人送出去和晓对战……和那群人对战,怎么可能会有活路!!九尾早就把事实告诉我了!!虚伪!!”鸣诺周身骤然降温,白色的寒气凌厉地舞动着,划过皮肤都是冰凉刺骨的尖锐痛感。“凭什么,凭什么总是人柱力在承受这些该死的命运,难道人柱力就不是忍者吗,就不是人吗!”

卡卡西拉开了护额,写轮眼紧紧盯住鸣诺,额头冒出冷汗:“冷静下来,鸣诺!”要是九尾因为情绪失控暴走可不是什么好事!就算不算这个情况,动怒的鸣诺万一杀心再起……

自来也大人说了,即使在鸣诺在他门下学习,变得安稳的一些,但是那只不过是把曾经那份杀意淡化并深藏而已。鸣诺一直是个思维情绪和手段都十分极端的人,看上去似乎波澜不惊的样子,很少出现情绪波动,但事实上只要触碰她的某些逆鳞,提起特定的话题,杀心就会极致爆发,这时的鸣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鸣诺的过去也从自来也大人那里了解过一二,因为自小在根部受到扭曲教育,自我本身的感受在鸣诺心里并不占多少分量,她所重视的——能引起她剧烈的情绪起伏的东西,只有她认可的人和……同类!

换句话说,鸣诺的生命,就像是在为他人而活……

听到我爱罗被抓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鸣诺诡异地咧了咧嘴。

“不……我现在冷静得很……”

“只是除了那个老不死的,我从来没有这么想宰人过……”

小樱惊骇地退开,那种气息,仿佛三年前死相惨烈的鬼兄弟都浮现在了眼前!还有,刚刚她听见了什么?九尾?就是杀了大量村民和四代目火影,带给木叶浩劫的九尾?

那个怪物不是被封印了吗,鸣诺怎么从它那里得到的消息??

“鸣诺,你……”“闭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鸣诺的双眼狰狞地张开,小樱瞬间吓得两腿发软。

——那是什么啊!那样血红的妖诡的兽瞳……!

鸣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表情一顿,手掌轻轻掩住面庞,不断地深呼吸。闭上眼睛,终于收回了寒气,眼睛也渐渐归于湛蓝。声音恢复平静:“抱歉。”

纲手也松了一口气,随即语气转为严峻:“漩涡鸣诺,春野樱,旗木卡卡西!我以五代火影的身份命令你们,编排成临时任务小组卡卡西班,去执行A级任务——砂隐人柱力夺还!”

——第七班,已经不复存在了。

*****

“卡卡西,你知道鸣诺的事吧。”自来也和卡卡西坐在丸子店里,临行前进行最后一次交谈。

“最近我收集了不少晓的资料,鸣诺也是他们的目的之一。不要让她单独面对晓!……以及【同类】是鸣诺的逆鳞,这次任务说不定会让她情绪失控。请一定在她彻底暴走前将其阻止!”

卡卡西一惊:“我会保护好她。但是,现在只是情绪失控就会暴走吗……”

自来也叹了口气:“鸣诺平时很少有情绪变化,但是正因如此,她一旦感情失控内心的起伏也比一般人大得多。九尾的力量就会被负面情绪牵拉出来。三年内我测试过她对九尾之力的掌握程度,测试同时得出了另一个结论。”

“四代的封印,在逐渐削弱!”

“什么!”卡卡西甚至有了拍案而起的冲动,但是优秀的忍者素养让他能够及时克制。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当九尾查克拉失控的时候,那种不祥的查克拉就会外溢,包裹鸣诺的身体,并形成查克拉体的狐尾。这种情况我称为【妖狐之裳】。随着时间的流逝,妖狐之裳的尾巴会渐渐增加……记住,一定要在她出现一条尾巴的时候把这个贴到她头上!要不然……”自来也不再说话,但表情却是心有余悸。随即把写有押字的正方形符纸递给卡卡西。

见自来也没再透露,卡卡西也不再缠问。道一声“我知道了”便离开了桌位。

*****

木叶大门。

“好慢啊卡卡西老师!”小樱不耐烦地跺着脚,卡卡西仍然是欠揍地眯眼笑着:“哎呀哎呀~大家都好早呢~~”“……(#)”

自来也走到鸣诺身边,压低声音:“九尾的力量不仅会被你的负面情绪牵引出来,同时也可能会与你的杀意产生共鸣从而不知道时间的随机外溢……这次可能和晓发生正面冲突,你明白的吧?”

“我尽量吧。”鸣诺垂目,浅色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要控制九尾查克拉不再出现什么的,啧,真是难办啊。

自来也点点头,转身回村,有些恼火纲手这次草率的决定。

——但是,谁让其他人都有任务呢。

“听好了,这次我们的目的是夺回砂隐的重要忍者砂瀑之我爱罗。现在你们已经不是曾经的见习忍者了,是和我上忍旗木卡卡西合作执行任务的正式忍者!行动需要更加成熟和谨慎,尤其注意一点,团队合作!听见了吗!”

“好的卡卡西老师!”

“……哦。”

卡卡西听着鸣诺不咸不淡敷衍了事的一声回应有些郁闷。

“那么,从这里到砂隐最快需要三天……”“晶遁·破晶降龙。”

查克拉的凝结打断了卡卡西的话。鸣诺张开双臂,玫瑰红的晶体逐渐成型,最后化作一条盘旋在空中的晶莹的游龙!

“跑路什么的太蠢了,都上来吧。”鸣诺站在龙头上,俯视着地面的两人。

小樱和卡卡西立刻跃上龙身。

“这次没有拒绝呢。”鸣诺看着小樱,眼里有些笑意。小樱记起波之国任务结束后的情景,不禁脸红起来:“对不起啊,那个时候……”

鸣诺摆摆手:“开玩笑而已,别放心上。”

“抓紧了……我们要全速了!”

*****

地生汝母的会考……

会尽力挤时间码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火影之羁绊信物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