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火影之羁绊信物 第三十三章 三方

小说:火影之羁绊信物  作者:天晴天  回目录  

【你好,请问那个巨大的怪物里,有人在吗?】

灾难瞬时从天而降,大批入侵忍者如同四涌的黑蚁,啃噬着方才平和的气息。借助中忍考试的鱼龙混杂和外围防御薄弱来对木叶实施破坏,算盘倒打得挺好。同样效果也是立竿见影。

乱七八糟的啊。

全着慌了。

潜伏在观众席的忍者也不少,确切说到处都有安插的间谍和埋伏,像是蓄谋已久。见到木叶的人,不论是忍者还是普通人,老幼妇孺皆是赶尽杀绝。当然,木叶也不是成天养着一帮馕糠货,一众上忍中忍暗部和拼死抵抗的白细胞无二致。下忍们急于疏散人群。只是嘛,放眼整个木叶,除了特例的漩涡鸣诺,没一个根的成员,情况和九尾入侵时没啥区别。

很快,鸣诺这一片也遭到了攻击!

看着潮水一般的敌人,鸣诺舔一舔嘴巴,提着空惑直冲而上,眼睛没有睁开,这些杂碎,用上眼睛太高看他们了!和自己近身的空惑就以几乎无法看见的速度横扫将其洞穿,结为一群围攻的就发动泛潮轰开。卡卡西和基友迈特凯互相交代后背,一个苦无鲜血四溅,一个刚腿扫荡天下,也解决了不少。

“这样打下去很麻烦啊。”鸣诺舔一舔空惑上的鲜血,点眉一皱。和这些没完没了的杂碎玩真是掉价。看了看赛场上那个面目狰狞扭曲的少年,倒是在好看的眉眼间漫上一抹兴趣。

一场好好的比赛,自己近在眼前的晋升机会被一群别的村子的混蛋搅了,佐助内心充满了恼怒与厌恶,杀气升腾,脖子上的咒印甚至也有些蠢蠢欲动。手背青筋突出,好像能在一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趁着木叶崩溃计划的慌乱,勘九郎和手鞠急忙从看台跳下来一左一右扶起我爱罗,顺便将他保护住。

“我爱罗,你没事吧!”

“作战已经开始了,你也受了伤,就不要执着于比赛了!”

我爱罗对此视而不见,眼白里爬着一簇簇触目惊心的血丝,原本无神的双眸竟出现能刺透皮肤直击心灵的焦距。被刺穿肩膀的左臂无力地下垂,另一只手上却因为过大的力量而使得骨节整根突出。推开手鞠,力道充盈着狠厉:“不……我要……杀了他!”摁着肩膀上的伤口一步一步向佐助挪去,但是还没走两步,双膝一软,眉骨突出的地方聚起一个痛苦的结。

手鞠秀眉深蹙:“这一次我爱罗伤得比较严重啊。”瞬息而至的马基瞥了一眼我爱罗,不满地收回了目光,语气冰冷:“那都是他自找的!居然还不顾计划要使用那个术。作为兵器,就好好听指挥啊!”

“你……”勘九郎拳头颤抖着紧握,脸上繁复的花纹更生动地勾勒出愤怒的形象。手鞠也银牙紧咬,就算他身份特殊,但也是风影之子,我们的弟弟吧!怎么可以说的像物品一样!但是他们都是明智的,作为忍者,在给村子效力的时候无权对上级的任何决定做出任何质疑,无权对上级的任何话语做出任何反驳与顶撞。

马基抽出一支苦无,身体微俯,双眼警惕地盯着面前已经挡在佐助面前的考官——不知火玄间,对后面三人吩咐道:“带我爱罗离开!隐蔽好然后及时包扎!他是我们砂忍的王牌,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的计划只能宣布失败!”

不知火玄间目光冷然:“你觉得我会让他们离开吗。”

马基露在白布后面的半张脸显出半分嘴角的弧度:“不要把话说得太自信啊,木叶的忍者!”

双方对峙,互觑破绽,呼吸的一个不稳都是对方的可乘之机。

一颗汗珠顺着不知火玄间的脸滑下。

滴答!

“快走!”马基大喝一声,然后瞬间射出三枚苦无,不知火玄间随手一甩,同样的三枚,将马基的苦无打偏拦在地上。向前一望,那三个下忍已不知去向。叼着千本的嘴从牙缝里挤出不甘的发音。

“佐助。”不知火玄间磁性的声音对身后的少年说道,“比赛终止了,你已经是中忍水平了。现在你要完成你应该做的任务。”

佐助冷哼一声:“我不想放过那家伙。”

“啊。那么现在就赶去追击!还有,不要深入穷追猛打,之前那是比赛,现在,是真的实战!”

*****

卡卡西看着看台下的情况,又想起那种诡异的查克拉,思量一番后,先让凯把敌人牵制住,趁着那一点点喘息时间通灵出了追踪忍犬帕克。

“哟,卡卡西,找在下干什么?”一只小小的……沙皮狗好像是居然发出了无比成熟的男声。

“帕克,你应该知道佐助的气味吧!他正在追踪砂忍,你把我给你说的那几个下忍带到砂忍我爱罗所在的地方去,支援佐助!”

“明白!”

卡卡西回头朝几个下忍大喊:“不要一直在这里和音忍纠缠了!把其他人叫醒,然后去支援佐助!”

“小樱!”收到命令的鸣诺招架着一众音忍,一边退开,“把完全暴露没有掩体的人的幻术解开,然后和他们往墙角转移!”小樱凝重地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匍匐前进,爬到趴在台阶上的鹿丸身边。目光仔细地观察着鹿丸的情况。

眉毛……怎么还皱着,眼睫毛还在颤动……

小樱一副无力吐槽的样子:“鹿——丸,你明明也会幻术反弹,干嘛装死?”

依旧装死。尽管演技烂到爆,那种一直坚持没有睁眼的无耻都差点让小樱相信了。

帕克走过来,沉默着看了看鹿丸的爪子,露出尖尖的犬牙,一口咬了上去。

时间静止了片刻——“啊啊啊啊!好痛痛痛痛痛!”鹿丸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死命甩着爪爪,终于把帕克甩了下去。但下一秒就被鸣诺抓着脑袋按的趴下,头顶的墙壁上赫然插着一枚新来的苦无。

“好歹看看情况啊。”鸣诺不耐烦地说道,“樱,现在我们要完成一个等级为A的任务,去支援佐助打败砂忍的那三个人。忍者完成高难度任务以四人小组为极限,所以我们人数足够了,现在就去支援!”

鹿丸叹气:“带我吗?真麻烦。”

“闭嘴!没想着带你!自己躲到安全的地方去,别被上忍之间的战斗波及!”鸣诺瞬间杀气四散,强大的压迫力立马堵上了鹿丸的嘴。一脚在墙上踹开一个大洞,拉起小樱发动木叶流瞬身消失不见。毕竟作为最强的下忍,她完全有一个人去支援的能力,其他人,别拖后腿就很不错了!鹿丸因为和手鞠战斗,早已查克拉耗尽,尽管有着200的智商,但鸣诺并不认为以自己的实力会阴沟里翻船。带上小樱只是为了让她知道自己的弱小,然后事后努力修炼,至少不要时刻当一个拖油瓶……

……吧。而且鸣诺不认为她的幻术反弹不会被音忍发现,如果发现,十有八九会被针对。以她的实力如果被针对卡卡西或凯还无法及时抽身来救,那么除了死还有什么?

还不如放在身边安全点。

与此同时,墙角一个不显眼地方,一个背生蝉翼的女孩,也随着那两人化作黑影。

*****

沙子?

佐助的双眼眯起,弯腰抓起一把地上的土,倾斜手掌,从边缘滚落细软的沙砾。

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和自信,一把甩掉手里残余的沙土,如同凌厉的黑风掠过树梢消散而去。

与此同时,鸣诺一众。

“等等。”鸣诺伸出手做出停止的姿势,趴在地上,把耳朵贴近地面。

声波的震动,轻微,有序,是训练有素的人。从频率判断是在奔跑,应该己方已经被发现,并且有八人。脚步较轻,应该没有重兵器。排除有武士的可能。那么就是忍者。“呵呵。”鸣诺挑出精致的冷笑,“有几个尾巴。”

“追兵!?”小樱,帕克脸上顿时显现几分不妙。这一次音忍和砂忍派出的都是精锐,就是追踪他们这些下忍的最起码也有中忍的水平。如果真打起来,就算有鸣诺在能应付并逃脱,那么佐助也会有危险。

不过他们是真的有点小瞧鸣诺和佐助了。

“这些垃圾货色,跟在人后面真是碍眼。居然还因为任务原因不能现场宰掉……”鸣诺不爽地把刚拔出半截的空惑重新插回去,“快走!别和这群垃圾纠缠。浪费时间。”

帕克看着脚下的脚印,沉默了一会儿:“如果这个脚印一路印下去,恐怕就是找到了佐助也会多一个麻烦。来,像这样踩着原来的脚印倒退走,然后跳到身后的树上!”

鸣诺的手不耐烦地紧了紧空惑的剑柄,然后不甘地松开。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眼神一凝。

“鸣诺,又有什么人来了吗?”现在小樱尤为害怕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样的剧情。

“不……”鸣诺双腿蓄力,脚下的那个脚印马上被蹭成一片模糊。立刻换成准备前进的姿态,“只是我们不用再管那群音忍了,有人断后。全速追踪佐助!”

咻咻咻!

暗处响起一声无奈的叹息:“这就是摆明了要使唤我啊。”

“勘九郎,再快一点!”手鞠在前面领路,勘九郎背着意识涣散的我爱罗,而佐助就和他们相差两三棵树的距离,处于一种我在暗敌在明的状态。不过佐助也知道,迟早自己要被发现。

“嗯?”手鞠感受到了身后不远处一股危险的感觉,用和鸣诺一样的法子把耳朵贴在脚下的土地上,双瞳顿时一缩!

“怎么这么快,这么快就追上了!?”

以宇智波佐助的实力,如果我爱罗不醒来,己方,是会全军覆没吧!手鞠立刻做出决定:“勘九郎,你先带我爱罗走,我设置几个陷阱拖住他。”然后掏出一个黑色的金属质小圈,牙齿勾住上面一点,脑袋一昂拉出一根细如牛毛的钢丝,在阳光下反射出白色的影子。

佐助急着赶路,并没有注意脚下。身形飞掠过一根树枝时,脚踝正好擦过一根拉开的钢丝,传过去的轻微颤动影响了敏感的起爆符,正中央的“爆”字散射出耀眼的光芒,然后瞬间鼓动起橘红色的爆风和热量!

双眼一眯,一个空翻跃过,但脚又勾到另一根钢丝,而且这一次,是连爆!

“还挺有意思。”佐助挑一挑眉,查克拉聚集在脚底,空翻,上跃,下腰,然后窜到另一根树枝下方,倒挂金钩。

自以为暂时安全了的手鞠再次听到身后哒哒哒的脚步声,随后一支木叶款式的苦无瞬息而至!

该死的,果然还是一一破解了!

事态紧急,勉强为你牺牲一下吧,混蛋弟弟!

手鞠瞟了一眼我爱罗,一直蹙着的眉头几乎能夹死蚊子。“勘九郎,带我爱罗离开,我试着牵制住他,争取时间!”

“喂……这种事手鞠你……”

“闭嘴,我的扇子可比你的傀儡玩得更好!”

勘九郎一句话被噎在声带,带着我爱罗离开,人影才刚消失,佐助就从不远处一个空翻跃到手鞠面前。

“让开。”佐助淡然而饱含肃杀的语气让手鞠不禁打个寒噤,但脸上还是保持着自信的神情。只不过从额角沁出一滴亮晶晶的汗水。

“我不想打女人。”佐助不耐烦了,高强度的训练给了他更强大的力量,也赋予了他更加高傲的心性。

回答他的是手鞠巨大的三星扇,和一阵催金断玉的烈风!

“要打么?我还想留着查克拉干掉那家伙呢。”佐助心里权衡着,手里旋转起两枚锋利的苦无,甩手射出去!手鞠拿起扇子一挥,如同预选赛时天天都刃具一样,被尽数弹回来。

果然是想留着查克拉对付我爱罗么?我的查克拉也不多了啊……

拿千鸟一口气解决掉?算了吧,那‘只’家伙貌似还得花大力气。

叮叮当当!

又是苦无!

尽数轰飞!

“火遁·凤仙火!”小火球朝手鞠扑来,留下一道灼热的拖尾。手鞠在包围中不断后退,当随着火球落在地上的时候,才发现火球已经以圆型围着自己在周围的地面燃烧,把自己逼得无路可退。佐助再次结印:“火遁·豪火球之术!”像是在用颜料填满一个圆型的空白,火焰涌动,覆盖在凤仙火的包围圈里。一切完毕,佐助呼出一口气,冷笑一声跳到地上。

突然,数十道风刃切开火焰,从里面高高窜出举着铁扇的手鞠!佐助一惊,身形暴退,一脚踏在身后上方的树枝上,却不想脚底一滑,从树上坠落!

手鞠立刻甩出三枚苦无,全部命中,佐助低呼一声就像被子弹射中的鸟,直直地掉下来。手鞠等了一会,佐助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当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成功了。”支撑起身子,向“尸体”走去。

想不到那是因为风遁·风砂尘聚集在树枝上的细沙吧!

突然,手鞠双瞳收缩!

嘭!

居然,居然是替身术!而在那节木桩上,赫然贴在一张正在燃烧的起爆符。

糟,糟糕了!

爆风肆虐,手鞠受到直接伤害,被轰出几十米远,深蓝色的眼睛满是不可置信,嘴里咳出一抹殷红!而在她头上的树枝间,飞掠过一道黑色的影子。

勘九郎!你给我多撑一会儿!我马上就过去!

另一方面,带领着鸣樱的帕克突然停下来,动了动鼻子。

鸣诺也停下来,扫了一眼帕克:“怎么了?闻见什么了吗?”

帕克继续使劲嗅着,鼻翼扇动。

“没错的,就是佐助的味道!而且在佐助前方不远处还有两股砂忍气味。在下发现,好像追踪佐助的不止我们,还有一股气息在我们前面跟着佐助。”

“是敌是友?”小樱忧心忡忡。

“似友非敌。”鸣诺模棱两可。

帕克点点头:“在下就是这么想的。如果那人真的想对佐助怎样早就应该动手了,但他并没有;但如果想帮助我们,也早就出现了。佐助之前跟那些砂忍中的其中一个打过,他也没有出现。”

鸣诺很清楚那人是谁,但是就是她也摸不清那家伙的立场。

说起来,自己的立场也很模糊啊。

为什么而战呢?

“手鞠!”勘九郎惊讶地看着自己现在嘴角含着血丝的姐姐,愣了几秒后突然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被干掉了呢。”

“啊。”手鞠苦笑,“差点阴沟里翻船,最后还好捡回一条命。我爱罗怎么样了?”

勘九郎耸耸肩,把肩膀上的人抬得动了动,以示回答。

“好吧。把他先给我,我带他逃走,拜托你拖延一点时间。”手鞠麻利地把我爱罗的胳膊搭在自己左肩上,脚下一蹬,离开原地。勘九郎也没有反对,身上的绷带一拉,身后一个木乃伊似的物体随着抽出的绷带而旋转出来。手一摁,那个东西哐地拄在了身边。四目相对,面前,就是一袭黑衣的宇智波佐助。

“真是烦透了,一个接一个,想玩车轮战吗?”

佐助厌烦地眯起黑色双目,苦无再次出现在手上,刚要扔出去,突兀地,在面前闪现一抹绿色的影子。佐助眼神一凝,高高举起苦无,但绿影反手一抓,正好钳制住佐助准备拿着苦无向自己刺下去的手,并且微微转过侧脸,让佐助看清来人。

佐助眼里微微浮现一抹惊讶。

勘九郎眼里散射出巨大惊恐。

“是你。”

“你是……!”

“没错,是我哟,鸣诺现在的对手之一,芙。”芙戏谑地欣赏着两人精彩的表情,把手里擒住的手腕还给佐助。“佐助君,这个家伙我来收拾收拾吧,你就赶去对付一……我爱罗吧?”疑问的句式,毋庸违抗的内容。

“你来干什么。”佐助对这个比自己强的女孩一点好感都没有。车轮就车轮吧,自己的猎物如果被他人抢走,那就不能忍了。

“鸣诺叫我来的。”芙调皮地眨眨眼,扯着不打草稿的谎。

“多管闲事!”佐助本来不想把勘九郎让给这个绿毛,但一听到这句话,虽然冷着脸,但还是脚下凝力,追赶手鞠和我爱罗。

“嘿嘿,这招真管用。”芙得意地比出一个V,然后转向勘九郎,脸上的微笑瞬间有些变味。

勘九郎看着面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笑眯眯的女孩,吞下一口口水。中忍考试托斯的下场他现在还记忆犹新,拉着绷带的手有点发抖。

天知道自己会不会被绞成丸子馅儿!

“你知道世界上真正的恐怖是什么吗?”芙轻笑着问,勘九郎一愣,我刚才明明想说这句(来装X)的!

“这种恐怖,一个在你的同伴肩上,一个在我身后不远,一个……”芙的金瞳一凝,气势开始爆发,“就在你面前呐。”

另一边的帕克又停了下来,动动鼻子:“那道不明气味停了,和一个砂忍在一起,看来是打起来了。佐助的味道则和另外两股砂忍气味走远了。”

小樱总算放下了心里的石头,鸣诺则是轻轻勾起嘴角。

原来要整一出好戏啊芙。

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三只怪物呢?

手鞠依然带着我爱罗撤离,不时低头查看我爱罗的情况。

被浓重的黑眼圈覆盖的眼睫开始剧烈颤动,从中央突兀地裂开一道白色的缝,镶嵌着淡绿而没有焦距的瞳仁。

手鞠一喜:“我爱罗,你醒了!”

意料之中的,我爱罗还是无视了她,没有任何回答,只是吃力地把胳膊从手鞠肩上放下来。手鞠赶紧去帮一把,却被我爱罗打开了手掌。

“呃!”

再次扶住自己的头,牙齿因为痛苦迸发出咯嘣蹦的声音。手一边按压着脑门,一边发狠地抓着血红的发丝,却丝毫抵消不了来着精神深处的剧痛。

回去!回去!

出来!出来!

诡异的尖利啸叫在大脑里嗡鸣,混乱了心跳的频率,几乎截去自己仅存的意志!

“他……来了!是,是宇智波,佐助!”我爱罗瞬间睁大眼睛,绿色的瞳仁收缩,眼白里蔓延的血丝几近要刺进正中央的小黑点,不由自主地从嘴角流下口涎。

完蛋了!快要失去理智了!!

手鞠立刻挡在我爱罗面前,为的是让我爱罗的视野不要接触到那个会使他发疯的少年。一边心急如焚地劝他:“我爱罗,你已经受了这样的伤……”

“再这样下……呜!”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暴戾的我爱罗一拳轰到不远处的树干上,再次咳血,倒地昏迷。

“哈哈哈哈,他来了,来了哈哈哈哈……”我爱罗兀自疯狂地笑着,方才赶到的佐助不禁被这声音吓到浑身一颤。定了定惯性未消的脚步,佐助冷冷道:“总算追上了啊,砂忍的丧家犬们。”

“啊哈哈哈哈,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啊哈哈哈……”我爱罗还是神智不清地啸叫着,突然又捂住了自己的头。:“好,好痛苦……回去,回去,给我回去!啧,杀了你杀了你……回去!回去!”

佐助死死盯着这诡异的一幕,突然觉得和漩涡鸣诺以前的某个片段有着惊人的相似。

“比我更强大的你……”我爱罗开始了梦呓一般吟唱相似的呢喃。

“名为宇智波的你……”

“拥有力量的你……”

“拥有归属的你……”

“拥有存在意义的你……”

“拥有同伴且被保护着的你……”

“宇智波,佐助!”

“我要杀了你,破坏掉一切,最终我就是胜者!我才能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存在感和归属感!我就是破坏这一切的人!我要,杀了你啊!!!”

我爱罗疯狂地嚎叫着,脸上开始因为砂之铠甲崩溃而不断地崩裂出一丝丝裂纹,像是某种东西在冲破人型的外壳……声音里也夹杂起了如同狂风呼啸野兽嘶鸣的尖锐响声,在森林中不断肆虐!

“呼噜噜噜……”

淡黄色夹杂紫纹的物体开始从砂之铠甲的裂缝里涌出,瞬间吞噬了我爱罗的半个身体!原本正常的少年体型现在变得十分诡异,一半保持着正常人的形态,另一边完完全全被沙子凝成了野兽的模样!半张嘴被拉得裂开,不由自主地滴落下粘稠的涎水,一条胳膊变为粗壮但如同无脊椎动物一样不停地无力摆动,一直垂到脚下,五只爪尖上延伸出紫色的花纹爬满那半个身体。猛然睁开紧闭的右眼,佐助双瞳立马一缩!

黑色的眼白,和暗金色的瞳仁形成强烈的对比,瞳孔的位置是一个铜钱眼儿一样的形状,上下左右各分布着一个紫色的小点,具有摄人心魄的恐怖!

“啊哈哈哈哈,宇智波佐助,你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猎物!!”无力摆动的那条兽臂陡然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张开五指朝佐助抓来,在维持正常形态的左眼里,已经完全窥不到任何人性的光泽!

“这下麻烦了,好像不是能一下解决的货色。”佐助一咬牙,脚底附上查克拉在树枝间窜跃,没有打到他的那条“胳膊”每次一挥,都是一阵沙尘滚滚,百年的成材木被纷纷砸成碎片。“该死的,这家伙难道是怪物吗?!”

鸣诺嘴角上扬一丝兴趣,该想想应该怎么混战了。

芙拍拍手,看着脚下无力趴着的勘九郎,转身离开,噙着一成不变的微笑。是呢,该想想了。

*****

备战期末考,先发个七八千,要是考不好老妈会砸了我的小板砖手机的……读者们行行好饶我两天哈……总算涨了三朵花,不容易啊!!!

要不要开妖尾?题目是妖尾之最强辅助,要看举个爪,宝宝继续存……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火影之羁绊信物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