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火影之羁绊信物 第二十一章 sakura·ino

小说:火影之羁绊信物  作者:天晴天  回目录  

【我是多么憧憬着你,憧憬你那和你的头发一般耀眼的光芒。】

卡卡西听着月光疾风宣布的结果,脸上有些欣慰的意思。真不愧是带土的族人。不过貌似下手重了点,考试完后夕日红会不会生气呢……不过能把上忍惹生气,也是一种本事了吧。

卡卡西实在无聊,倚着墙无厘头地胡思乱想。“佐助那小子,这么还不上来?不就是一个楼梯嘛……”卡卡西皱皱眉,走进楼道找他去了。佐助是找到了,但是找到的是一个捂着脖子尽量压抑着因为疼痛发出的低呼的伤员。

“佐助。”卡卡西一手轻轻搭上佐助的肩。这一下子让佐助打了个寒战,他连忙放下手直起身子,回应:“有什么问题吗卡卡西?”但是脸上分明是强忍痛苦的僵硬表情,冷汗涔涔。这样一来,倒显得欲盖弥彰。

……

卡卡西叹一口气:“不要学鸣诺啊,记得要在名字后面加上老师两个字哦。”然后,把佐助扶起来,上楼,离开,进密室封印咒印。那三个勾玉他熟悉得很,红豆受那个东西的荼毒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可能会很疼,记得忍忍。忍法·封邪法印!”卡卡西把掌心摁在佐助脖子上的咒印上,脸上微微有些苍白。那个咒印周围,乃至佐助全身都是用他自己的血画出的符文,确实有点支持不住。

随着查克拉的涌动,那些暗红的符文开始蠢蠢欲动,像活的一样开始在皮肤上游走,全部向那个咒印涌过去。佐助被难以忍受的痛楚刺激得大吼,但是还是坚持住没有晕倒。最后,符文变成了黑色,围绕着咒印,把三枚黑色的勾玉圈禁起来。卡卡西长舒一口气,佐助则痛得瘫软在地上。

突然,门开了,昏暗的灯光还有很多照射不到的地方,在那里站着一个颀长的身影。

“大蛇丸,这个咒印,是你干的吧!”卡卡西抽出苦无横在身前,唯一露出的死鱼眼里盛着即将溢出的憎恶。

大蛇丸摆摆手:“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呢?”

卡卡西将佐助护在身后,脸上浮现出一抹坚毅的准备死亡的决绝:“大蛇丸,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是,如果你做出对木叶,对我的学生不利的事,我绝不会在这里放过你!就算是同归于尽!”

“是吗。我暂时不会的。那个东西于你而言是个有害的毒物,而于佐助这种人来说,正是他们所追求的。不过……卡卡西如果在【那时】,你也会选择接受咒印吧。”大蛇丸散发着强者特有的高傲威压和淡然的气息,“当然,如果你有那种实力,同归于尽也未尝不可。”

影子和昏暗的灯光一齐消散。

卡卡西挫败、惊愕而不甘心地把双手锤在地上,俯下身子,头上留下一颗颗冷汗。

“同归于尽……我真是个蠢货……”

与此同时,预选赛场的电子屏幕又亮起来,跳动着黄色的光点,最后在各自的位置定格,公布出众人期待的悬念。

“第二场,李洛克对赤铜铠!”

某个绿色紧身衣的小河童双眼放光,浑身似乎冒起了灼热的火焰:“啊!这就是青春!充满激烈的友谊战斗的火热年华!!!我要上了!!!”

而另一个和李洛克相差无几的老河童伸出大拇指,牙齿适时地亮了一下:“李哟,说的没错,快去赛场上燃烧你的青春吧!!!为了纪念这难忘的比赛,今天一定要围绕整个木叶跑五十圈!!”

“哦!”“李!!!”“凯老师!!!”四根大浓眉一挑一挑,然后这在说话穿着长相风格上……志同道合,嗯没错是志同道合的师徒就流着感动的宽面泪抱在了一起,周围是明媚的夕阳,大海,浪花……同步率高的宛如亲父子……吓得旁边的队友天天和白瞳少年纷纷挪开两步。

木叶的下忍中,怎么会有一对这样的喜剧担当啊!!

小樱已吐,鸣诺把手指搭在鼻子上望天。

“李,去吧!”凯抱起李洛克,直接从二楼上栏杆扔下去!而李洛克则是以一种?耪ㄌ斓谋砬槁涞亍3嗤??驮鹿饧卜缫涣炽卤频乜醋耪饬饺恕?/p>

“咳咳。那么比赛开始。”月光疾风退开,给两人让出战场。

“对敌,先发制人是硬道理!”赤铜铠狞笑着冲上前,一拳击在小李肚子上,肉眼可见的莹蓝色查克拉从小李的身体里流出了,向赤铜铠的手臂涌去。但是没多少时间,查克拉就没了流出的迹象,像干涸的湖。

“没,没了?才这么点查克拉?”赤铜铠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好像是那个拳头出了什么古怪。在这愣神的刹那,他已经被一记上勾拳痛击在下巴上,轰飞了出去!

“对不起了,赤铜铠先生!我是体术忍者!”小李快得化作一条虚影,近了赤铜铠的身,一脚将他踢飞,然后瞬间移动到赤铜铠下方,凝聚刚力的重拳招招轰到了他背上!最后,瞬移到赤铜铠的上空,像是在跳板上玩一样,狠狠地在他腹部向下一蹬,赤铜铠喷出一口血,开始极速坠落凶狠地砸在了地面上,打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虽然这河童平时不正经,但是战斗却毫不含糊。月光疾风瞅了瞅地上昏迷的赤铜铠,面无表情地宣布:“胜者,李洛克。”

又现一招秒杀!

李洛克享受完热烈的掌声后,就兴冲冲地上楼去和迈特凯慨叹青春去了……

*****

第三场,油女志乃对勘九郎。

两个人都是查克拉量少,纯技术性的忍者,而且武器几乎皆为毒素,一战打得说惨烈也算不上多惨烈,说无聊也绝不无聊。勘九郎用傀儡和人身的巧妙翻转,志乃用御虫术来进行周旋。但是大的有时还真不如小的,志乃用一部分虫吞噬查克拉线来分散勘九郎注意力,一部分虫子偷偷潜入傀儡内部,咬断了中心机括,傀儡就此罢工,于是胜者就属于了志乃。

第四场,我爱罗对剑美澄。我爱罗毫无悬念地赢了,剑美澄理所应当地死了。按我爱罗的话说,那个家伙连让自己放放水的价值都没有,所以就一招忍术砂缚柩“糊弄”过去了。全部的考生都眼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如何变成肉酱和骨屑被揉合进一坨阴沉沉的黄沙里。

大蛇丸见自己的忍者已经被秒杀了两个,倒也没生气。毕竟,这五个人,都是——弃子。

鸣诺盯着我爱罗,然后又看看小樱,不出意料地看见她的眼神正在自己与我爱罗之间流转,好像要用眼神画一道线,把鸣诺和我爱罗归为一类。

——樱,你猜对了呢。

第五场,随着大屏幕上文字的定格,二楼的两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复杂地看了看对方。

小樱在这边,山中井野在对面。

明明可以在众人面前光明正大地对决,可以用事实告诉大家谁更强,但是突然变成对手,才觉得狠不下心。

分明是连进教室都要比快慢的“好朋友”啊。

既然如此,就只好兵戎相见了。小樱!

也是对你的一种尊重吧!井野!

——连内心的话语都如此搭调呢。

“井野。”小樱上前一步,“或许今天一战后,我们就再也不用为某件事来争执了吧!”

“谁知道呢。”井野看了看二楼准备欣赏的看客,“也许是今天的比赛会抹消我们今后的一切争执也说不定。”

她撩了一下脑后蓄得长长的金发:“这争执于我们的意义,你我都清楚。但是,一想到今后还要继续,就忍不住火大啊。”

“井野。”

“小樱。”

“要开始‘争执’了喔!!”

两只力量并不怎么大的拳头撞在了一起,两人分别伸出另外一只手拿起苦无,很有默契地碰在一起!

锵!

一粉一紫两道身影立刻分开,然后再次聚合!小樱出拳,井野递掌,招式相抵,然后又各自向对方使出一记鞭腿!意料之中地交错相撞!接着,立马调转身体,小樱把左手握拳抵在右手掌心,井野把右手握拳抵在左手掌心,互相一记肘击,身体也向对方靠过去,再次相撞!

咚!

受到冲击力,两人退出几步远,随后马上伸手,一记直拳轰向对方的脸!“打到你了!!”小樱和井野同时大喊,然后就是一声短促而沉闷的“砰”,全部被对方的拳头轰飞了出去!

“真有趣啊。”

鸣诺趴在二楼的栏杆上,饶有兴味地看着。

“是呢。”卡卡西不知何时走了出来,“每一个动作,简直就是镜子前做出来的一样。”

“默契很高呢!难道是事先打探好了对方出招习惯的情报?”

“不,”卡卡西摇摇头,“这是她们自己的身体做出来的。凭着肌肉记忆做出来的习惯动作。在很小的时候,她们就应该已经互相练习对战了,所以如此熟悉对方的出招规则,并且融入到自己的战斗习惯里。正因如此,她们才能在战斗中保持一致的动作。想必关系已经非常好了吧。”

“有多好呢?”

“你想着有多好就有多好哦。”

鸣诺认真道:“想不出来。”

卡卡西语塞。

对战场上,小樱和井野纷纷咳出一口血,同时愤怒地盯着对方!

——你下手,还真是重啊!

“没办法了。小樱,今天我一定要打败你!不要怪我了!我一定要你自己举手投降!忍法·心转身之术!!”井野抬起手,结了一个心形的印,举到眼前,把心形的空对准小樱!目标锁定!!”

小樱暗道不妙,立刻奔跑起来,想伺机绕到井野背后!但是井野的术已经发动!精神脱离身体的井野闭上眼睛,双膝一软,就摇摇晃晃倒了下去。小樱定住了脚步,闭一下眼睛,然后再睁开,看向倒地的井野。“很可惜……”“小樱”露出一抹微笑,“你的术没有命中。”

“真有趣啊!”鸣诺瞬间激动起来。要知道,心转身之术一旦命中是几乎无法挣脱的,但是术本身非常鸡肋,首先命中后需要有人保护身体;其次如果自己入侵的身体死了,那么自己也会死;最后,如果命中不了,那么精神回归本体是非常慢的,这段时间,足够去敌人去杀死自己的躯体了!

接下来的,就是看小樱会怎么做了。

“裁判老师……”小樱轻道,“请……”

“不要宣布结果!我不想趁人之危,我要让她心服口服地败给我!”

鸣诺蔫了:“真无趣。一个好好的忍者,干嘛去奉行武士道。”

卡卡西沉了沉呼吸,不可否认,鸣诺才是对的,在战场上。

井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颓然坐在地上:“我输了,是吧?”

“还没有,继续!我说过,要让你心服口服地输掉!”小樱向井野伸出手,拉她起来!

“小樱……”井野站起来,“谢谢你。但是,你的心软,将奠定你的败北!继续吧!”

井野结印,小樱也开始结印!第二轮忍术对决现在开始!

“忍法·心转身之术!”井野的印再次对准小樱!“查克拉,你给我跑得再快一点啊啊啊!!!”小樱一边躲避,一边完成印诀:“幻法……诶!?”小樱的脚步再次定住,井野的身体再次倒下!

“很可惜……”小樱和上次一样露出一抹微笑,只是说辞略有不同,“你那种行为,算不算自负呢,小——樱——”

“心转身之术,成功。”鹿丸提了提嘴角,但是没有势在必得的样子。刚才的一回合,有点诡异呢……

***求花花分割线***

我很平凡。

我很自卑。

我很黯淡。

我没有任何标志性的优点,如果单说标志,倒还有一个——就是那个宽宽的额头。

我尽量想掩盖它,走路低着头,却总有人说:“那么宽的额头,地下来是给我们欣赏的吗?”我走路一直绕远路以乞求一个没人的环境,但总会碰见同学,都嘲讽我说:你躲开了我们,但是你躲不过宽额头。我努力学习忍校知识,以成绩遮蔽这个丑处,但是每当满分的理论卷子发到我手中时,我并不高兴。因为别人一直在用轻蔑的目光盯着我,眼睛在讲话:你的额头,可比你的成绩出彩多了。

……

我坐在樱花树下哭。我叫SAKURA,樱,和樱花一样漂亮,完美……但是我的眼泪流得比掉下来的樱花还多。

“真是,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听到声音,我抽噎着,怯怯地抬头,眼前是一个黄色短发的女孩子,很标准,很开朗,是那种一出现就能吸引所有目光的女生。

她叫井野,山中家的小姐。

我没有她开朗,没有她漂亮,没有她家室好……

她当时蹲下来,撩起我额前作遮羞布的的头发仔细地瞧了瞧。我想把她的手打下来,但是她又抽回了手,这让我有种便宜被别人占了那人还逃的无影无踪的恼怒。“你干什么!”我那时这么质问,但她跟没听见似的,匆忙跑开,远远传出一句话:“原地等我!”

等就等,你能耍什么花样!

现实不像我想的那样井野带一大帮女孩子嘲笑我,而是她一个人微笑着拿来了一条发带。

她把我的头发撩起,用发带绑起来,然后说:“有些东西越遮掩,别人越瞧不起。所以大大方方亮出来,别人反而不会太在意。”

我们是好朋友。

有一次,老师教我们学插花,我和井野一组采花。“小樱你知道吗?这种花叫大波斯菊,是非常适合做主花的哦!这种呢,叫兰草,用来配主花很合适……”井野在一旁头头是道地讲解,我唯唯诺诺地应答。看着耀眼的大波斯菊,和一边不起眼的兰草,心里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情。

我没有她开朗,没有她漂亮,没有她家室好……

“如果井野是大波斯菊,我就是配花的兰草了……”

“怎么会!”井野一把拍上我的肩膀,“你是一朵比大波斯菊更美丽的花,只不过还未盛开罢了。”

我,只不过还未盛开罢了……

正因为你的信任,你的支持和鼓励,我才要努力打败你!我不要辜负你的希望!

精神世界,小樱看着占领自己身体的井野,眼中闪过一抹坚毅,之前她准备的术,就是为了在精神世界施放给井野的!

“幻法·奈落见之术!!!”小樱大喊一声,操纵身体的井野的精神力瞬间松弛!“里小樱人格,趁现在!”井野的精神被挤出小樱的身体,还被挤掉了一半查克拉!

“咳咳,小樱,真有你的……”井野笑着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吧!”

“我上了!!!”

……

最后,两人查克拉体力严重透支,同时失去比赛资格。在被担架抬走的时候,井野笑着说:“真有默契啊,连输都是同时。”

“哈哈,其实只要是交战的朋友,都会是以平手告终吧!”

——为了不让对方受伤,为了不让对方看见自己受伤……

******

小樱专场!

后面的是雏田的章节!

那个泷忍的绿发少女会是谁捏?应该很好猜吧……

以及依然求花!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乐投letou官网
(按左右键翻页)
火影之羁绊信物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