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何处沐暖阳 第九章 试探,化解嫌疑

小说:何处沐暖阳  作者:六载为期  回目录  

“娘,我有些怀疑阿南。”

“他确实有嫌疑,但是也不妨碍有其他人蓄意报复的可能,你也知道咱们家,掌握兵权,树敌的可不少。我们也不能误会一个无辜的人。”

“我知道的,说多少遍了,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这又不是沙场上,情况来不及要把刀架人脖子上,我就去试探试探他,放心吧昂。”傅暖阳抱着柳如的胳膊撒娇的甩了几下。

“好吧,你去试探一下也好,若真不是他,我也免得日日抵挡他。”柳如拍拍傅暖阳的手,笑着温柔说道。

“好。”

傅项南在房间里也想到了自己昨日扔在草丛里的小厮,他是真的慌张忘了要把人扔远点了,再说了,他好不容易把将军府各个房间都打探了一遍,他要赶紧画下来,他又不是真神童啥都记得住…哎呦,那个小厮肯定会去报信的,等会儿绝对要么是傅哥哥要么就将军夫人会来试探他,要怎么说才好,啧。傅项南烦躁的在房间里转了几圈,顺便检查了一遍藏了东西的地方确定不会看出什么,才坐回凳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边喝小脑袋瓜一边飞速转动等着他们来,说曹操曹操到,茶还没喝两口,傅暖阳就过来敲门了。

“阿南,在吗?”

“在,哥哥推门就好。”哥哥!傅暖阳猛地被傅项南这清列的少年音一喊,竟然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在军营里都是粗犷的大叔音喊自己统领,突然有这么甜的一声哥哥,不适应还不好意思,藏在袖子里的手无意识的蜷缩了一下。深呼吸一大口,调整了一下心绪,傅暖阳这才推门进去。

“哥哥!”傅项南笑着喊了一声。

“咳咳…嗯,内个,内个这几日在将军府过的怎么样啊?”不行,还是不适应,这少年音完爆老夫少女心啊,傅暖阳在心里想道。等等?老夫?傅暖阳眉头一扬。

“将军和将军夫人对我特别特别好!还要多谢那个荷包哥哥能让我有幸认识哥哥您,若没有您,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流浪呢。”傅项南一边笑着跟傅暖阳说话,一边倒了杯茶给她。

“不必多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对了,我今儿早上刚回来,听闻昨儿夜里来了一个刺客,你没被吓到吧。”傅暖阳开始试探的询问他,当然言语里的担心也是真的,毕竟现在傅项南也算半个将军府里的人了。

“有被吓到。我住的地方比较偏,一开始发生了什么我睡着了也不知道,后来有一个的丫鬟尖叫声把我吵醒了,我才惊的跑出门的。”傅项南撅着个小嘴委委屈屈的说道,语气里居然有一点点撒娇的味道,但是傅项南可以发誓的是他真的是下意识的,尽管他在撒谎,或许傅暖阳给他一种亲人的感觉,让他想去撒娇吧。

“那你的院子里可有听到什么声音或者感觉来了什么人吗?”傅暖阳紧接着提问道。

来了来了,重点来了,就知道小厮这个疏漏会成为他被怀疑的重点问题。

傅项南道:“没有,昨夜我就让一个人帮忙送床被子来,因为前一日睡觉被冻醒了,我也不知道被子在哪拿,就拖膳房的一个人帮我拿。”

傅暖阳道:“昨天夜里那个帮你拿被子的人晕倒在你的院子里了。”

傅项南惊讶道:“什么?!”

傅暖阳摆摆手道:“别激动别激动,就是晕倒了,人还好好的。”

傅项南道:“可是我听张管家说,有个丫鬟死了,这个…这个…”

傅暖阳道:“这个倒是真的,我看了伤口,一刀致命,武功不浅,而且应该杀过不少人,熟悉人的致命点。”

傅暖阳接着道:“这个丫鬟死的理由我倒是能猜出来,要么是没有完成任务心里不忿,要么就是挑衅我们。”

“我真没这意思,我就单纯挑个事端吸引人过去而已。”傅项南小声嘀咕道。

“你在说什么?”

“啊,我是觉得这个丫鬟太可怜了,她家里人应该还不知道吧。”

“她跟你身世差不多,不过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进我们家了,若我没记错跟我一般大。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那个刺客为什么要在你的院子里打晕一个小厮。”傅暖阳话锋急转,眼睛盯着傅项南的眼睛自言自语的问道。

“我不知道,或许他以为那个小厮看到了他,又或许他是想把这件事嫁祸在某个人的身上,就刚好发生在我的院子里。”

“有道理,只是他若真觉得那个小厮看到他,必然会下杀手以绝后患,所以只剩下你猜测的第二个原因,可是为什么就决定嫁祸给你呢?”

“……哥哥,我猜测他观察将军府已久,知道我刚来不久,若真是发生什么事嫁祸在我身上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我来路不明,你们防着我是肯定的。”傅项南也盯着傅暖阳回答道,他就是故意的,他这么一说绝对会让傅暖阳不好意思,说着认为弟弟,又防着他,这个心思被谁戳穿都不好,但他偏偏要说出来,心直口快倒还显得他没什么心眼,这一家子个个都是人精,揣着明白装糊涂才会让他们更怀疑自己。

傅暖阳确实有些像是心思被暴露在阳光下不好意思的样子,眼神飘忽不定,就是没看傅项南的眼睛。

“嗯,你猜测的很有道理,那你先休息吧,对了,听说你在跟着我娘习武,感觉如何?”

“挺有趣的,我也想跟着夫人好好学习,到时候就可以帮到哥哥了,报答哥哥的救命之恩。”

“好,那你先学着。我先走了。”

“嗯,哥哥慢走。”傅项南目送着傅暖阳渐渐淡出视线,长叹了一口气,还好,他反应够快,把傅暖阳给绕住了。他打开柜子,里面是一双厚底布鞋和夜行衣,这些暂时没有用了,但是留着就是证据,他必须要处理掉,今晚要找个机会烧了。

“爹,你回来了。”走到院子里,看到傅昱衡在跟柳如说话,傅暖阳小跑两步抱住傅昱衡的胳膊。

“嗯,有探究出什么吗,傅项南怎么说的。”

“他倒是很直接,猜测有人嫁祸给他,说他自己来路不明,我们防着也是正常,嫁祸给他比较方便。”

“哈哈哈哈,他倒是心直口快,一点也没提防着谁啊。这反而显得我们心胸狭窄了。”傅昱衡笑着说道。

“他这个态度,确实不是像那个刺客,心思细腻,那这个傅项南咱们倒是可以不用怀疑他了。”柳如道。

“娘,您但是挺高兴的样子。”

“那当然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习武的好苗子,能让我有事儿可干,我干嘛不高兴。”

“好~,我这不也就说说嘛。”

吃过午膳,傅暖阳就回到自己的厢房,准备收拾一下,下午回军营。回到厢房的时候,翡翠正在打扫房里的灰尘,看到傅暖阳进来了,扫把一扔,哭着鼻子跑过来一把抱住傅暖阳。

“小姐,呜呜呜,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昨天那个大公主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没有。”傅暖阳拍拍翡翠的背,拉下环在脖子上的双手,带着翡翠到一旁坐好。

傅暖阳跟翡翠简单说了说昨天发生的事,又把红豆香囊跟翡翠说了。

“你说这大公主为什么要给我一个装着红豆的香囊啊,又不香。”傅暖阳举着香囊仔仔细细的看一遍,皱着眉头不解的说道。

“小姐,您真是关键时刻犯糊涂了,翡翠幼时曾读过一首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这是大公主在跟您说相思呢。”

“什么?!”傅暖阳惊了。“所以,,那我这收下香囊岂不是让大公主觉得我还会喜欢她啊。我的天呐,这我,哎呦,这可如何是好。”傅暖阳急得直挠头。

“小姐,您别急,这个香囊您先收着,咱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好吧,对了,昨天夜里出了事,你怎么样,吓到了吧。”

“害,小姐您小看我了,我怎么也跟您学过几招防身,还上过沙场,这种小场面我不会怕的。”翡翠拍拍胸口,骄傲的说道。

“那就好,那你可见过刺客长什么样了吗?”

“穿着夜行衣蒙着脸看不清长相,武功比我高我就没敢出手,啊,人跟您一样高。”

“一样高…阿南比我矮…我是不是真的错怪他了…”傅暖阳垂着头呢喃说道。

“小姐您说什么?”

“没什么,一会儿收拾收拾,我们下午回军营。”

“好。”

傅项南坐在房中,想着后面的对策,他现在只能说暂时获得了他们的信任,他必须要制造一场意外,用自己的行动获得信任,他还需要一个跟他昨夜扮的身形差不多的人来顶替自己。他想了想,找出笔墨谢了一张指条又把画下来的将军府地形图又缩小着画了一幅,塞进一个小竹筒里,趁着院子嘈杂的声音吹了一段音乐,竟飞来一只鹰,把竹筒绑到鹰的腿上。

“辛苦你了。走吧。”那只鹰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何处沐暖阳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