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何处沐暖阳 第七章 被留宿宫中

小说:何处沐暖阳  作者:六载为期  回目录  

太监把两人喊回殿中,刚巧在各自席位坐好,台上宫女的舞蹈也正好结束,顾文瑶就在台上坐着,手紧紧窜着,眼泪悄悄的落在衣服上,无声无息。玉倾城咳嗽了两声,吸引了傅暖阳的视线,接受到傅暖阳的疑问,眼睛疯狂往顾文瑶方向示意,手还比划着做出哭的动作,傅暖阳赶紧抬头看向顾文瑶,唉,怎么还在哭呢,她上沙场腹部被利刃划伤差点死了,也没哭的这么伤心啊。好吧,我们的傅暖阳是真的理解不了在感情里爱而不得又不舍得放下的滋味。越想越想不通,越想越烦,利索的收回眼神,瞟过玉倾城的时候还瞪了他一眼,都怪他,提醒自己去看顾文瑶,惹得自己都不舒服。玉倾城对于自己收到眼神警告也很懵,不就让她看看大公主嘛,莫名其妙,撇撇嘴角喝了一口酒,

“各位爱卿,时辰不早了,朕要回去休息了。宫门快要落锁,众爱卿也快点回去吧,天黑路不明,记得注意。”

“谢皇上关怀。”

“对了,傅将军,今日你们一家就在宫里住下吧,朕许久没见过阳儿了,想再多跟阳儿说说话。”

“……臣遵旨。”傅昱衡沉默了几秒,还是领旨。皇帝今日没有说给傅暖阳和大公主定下婚约,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若再忤逆皇帝的意思,惹得天子震怒对他们家没有好处。低头看他们的皇帝也在等待傅昱衡的回答,他自然知道臣子不敢反驳,但是他就是要听到傅昱衡同意的话语,当做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扳回一局。其实他们留宿宫中还是顾文瑶提议的。她比傅暖阳先回来殿中,她舍不得今日这个机会,尽管知道傅暖阳的想法,她还是想离傅暖阳近一点。所以她悄悄和皇帝提议让傅暖阳一家留宿宫中,皇帝一开始肯定是不同意的,他本身就想断了自己女儿对傅暖阳的爱意,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也怪他自己,太宠这个女儿,不想看到她受到一点点委屈,从小到大只要她稍稍一落泪他就恨不得把天下所有好东西都放在顾文瑶手里,这是他唯一的女儿,宠爱自然不同。拒绝的话就挂在嘴边,看到顾文瑶眼角的泪光时,

“罢了,也就今日一次了,再由着她一回吧。”皇帝心道。

“多谢父皇。”

“傅暖阳,只要知道你跟我在同一个地方,我就已经很开心了。”顾文瑶心道。她也算露出了整场最舒心的一个笑容。

唉,她的爱,所爱皆山海,只是山海不可平。

玉倾城听到皇帝的旨意,给了一个加油的眼神就随着玉明盛回去了。傅暖阳跟着小太监,去了自己的厢房,好巧不巧的是,出这个宫殿门左拐行几步就到了大公主的宫殿。傅暖阳对于感情再怎么愚钝,现在也能猜的出来,这必是大公主的安排。顾文瑶的表白,让她今晚十分烦躁,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顾文瑶说明自己的理由,她一日不说自己是个女子,顾文瑶便一日不会放弃自己,可是她身上系着整个一家的性命,这可是欺君大罪啊。哎呀,烦死了。傅暖阳站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的圆月,这月亮虽有阴晴圆缺,但也有圆满的时候,这世间的事怎么大多都求不到一个圆满的结局呢?

“天上的神明啊,希望大公主能等到一个爱她的男子,帮帮我吧。”傅暖阳心道。

“公主,夜深了,夜里寒气重,您别受风寒了。”

“珠儿,你说傅暖阳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这…公主,奴婢也不知啊。”

“唉,我原以为傅暖阳年少有成能得到父皇的青睐,为我和傅暖阳赐婚,只是,只是他没有,我中途离席询问过他,他不喜欢我。我一张两张王牌都没有了,我和他,原来一直是我在坚持。”

“公主,不可这样说,您国色天香又精通琴棋书画,多少官员子弟喜欢您啊,傅统领今日得知您的心意,肯定会喜欢您的。”

“……但愿吧。”

顾文瑶打发了身边伺候的丫鬟,站在院子里看了好一会儿月亮,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喊着珠儿来。

“珠儿,去把我襄着红玉的箱盒打开,把里面的香囊送到傅暖阳住着的宫殿,一定要告诉他里面装着的,是红豆。”

“是,公主。”

“真想找傅项南那小子喝酒,玉倾城就算了吧,带他出去喝酒,玉叔叔又要叨叨我了。这事儿我要咋说啊,皇帝肯定留过爹说这件事儿,他们年纪大了,我也不想徒增他们的烦恼。别看皇上后悔的快,玉叔叔肯定没少烦皇上,啧,这咋还有点心疼皇上。”就在傅暖阳胡思乱想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傅统领,我是公主的贴身侍女珠儿,帮大公主给统领送个东西。”

“嗯,进来吧。”

傅暖阳收拾好表情,门口守卫推开殿门,珠儿走了进去,盈盈的月光打在傅暖阳的身上,眸若清水,气质清冷,珠儿不自觉的羞红了脸,好像明白了大公主放不下的原因了。

珠儿行了礼道:“傅统领,公主让我把这个香囊拿给您,这里面装的是红豆。”

傅暖阳接过香囊,绣的十分精致,绣的就是一株红豆。这个傻姑娘,她要怎么回绝才好。

“帮我谢过公主,这个香囊臣定会好好收藏,也祝大公主早日觅得良缘。”

“是。”

珠儿回到了大公主寝殿,把傅暖阳的话一五一十的说给顾文瑶听。

“觅得良缘,呵,你就是我的良缘啊。”

整整一夜,两个孩子都没有睡好。只能道月有阴晴圆缺,世事古难全。

而在将军府,傅项南在张管家口中得知今夜傅昱衡一家留宿宫中后,开始细细策划今夜的行动。他必须要趁这个机会,了解整个将军府的布局。他回到自己的房中,拿出自己收拾的细软的夜行衣,等待月黑风高时,他就可以行动了。

“唰,唰,唰”没有人注意到,在房顶闪过一个人影,傅项南如同猫一样,脚步轻盈落地无声,轻轻掀开屋顶瓦片,将军寝室、傅暖阳寝室、下人住房、厨房、柴房…傅项南每到一处就记下了大致布局,就剩书房了,刚到门口就感觉到几个不同的气息,有暗卫。傅项南掏出手里的短刀,保持着高度警惕,这些人不出意外都是傅昱衡和柳如安排好来打探他的,这些暗卫肯定是故意露出气息,就是为了引他露出马脚,敌不动我不动。

“大哥,对方怎么还不动手。”

“别动,收敛气息,此人武功绝对不比我们弱,怕是来者不善。”

“将军一走,就有人夜探将军府,怕不是跟这府里冒泡出现的孩子有关。”

“…你带两个人,去那个孩子的住处探望一下。”

“是。”

傅项南有些等不住了,既然没人出头,他就先发制人,掏出手里的银针,朝着暗卫藏身的地方射去。

“动手!”

两兵相接,银光泛现。傅项南的手法还是有保留的地方,但是面对三个暗卫,还是有点力不从心。“来人,捉刺客!”短兵相见的声音引起了守夜的侍卫。“不好。”傅项南暗道一声,立即收手,利用轻功飞身前往后山树林里。

“快,跟上,别让他跑了。”

“是。”

傅项南一路不停的甩出银针,确实减缓暗卫追踪速度,傅项南利用这个间隙藏身于树上,收敛气息。趁着所有人都进入树林里,拿出怀里藏好的另一把短刀,扔进远处一颗矮树树尖,震得落叶直掉。

“快,人在那儿。”

傅项南足尖一点,加速离开此处。

“二哥,房里有人,我们一定要在这儿等着吗?”

“我们没见过画像,房里的人是否是那个孩子我们尚不可知。若那个黑衣人是统领认得弟弟,必然会回到这里。我们等着就好。”

“是。”

傅项南赶回自己的住房处,敏锐的感觉到院中有人,疾转方向,落在房屋后方。不行,后面的人一定知道自己的计量,肯定还会追回来的,若是都集中在此,自己怕是要暴露了,那他这几日的辛苦就白费了。左思右想,办法只有一个,只能牺牲一个人的性命了。傅项南转身去到了下人居住的地方,随手抓住了一个落单的侍女。

“啊!!不好了!杀人了!”

“二哥!”

“快!去看看!”

“善哉善哉。”傅项南一边想着,一边飞速回到房中,把打晕的侍从搬到院中的草丛旁,换好自己的衣服,待一切收拾好了,才假装听到声音被惊醒惊慌的从房中跑出来,鞋子都没穿。

“张管家,发声什么事了?!”

“项南公子,将军府进了刺客,有个丫头死了,您就在房中待好,我给您安排个侍卫,您可千万不要出门。”

“好!好!张管家您也多加小心。”

“大哥,人抓到了吗?”

“给他跑了,那个孩子呢?”

“房中有人,也没人从外面回来,应该不是他。”

“一刀致命,凶手应该很熟悉致命点,…不像那个黑衣人,招式生疏,只是很会耍手段而已。”

“那他杀害一个侍女做什么?”

“…要么是完成刺杀任务,要么就是挑衅,他还会再来。”

“加强守卫,天快亮了,等将军回来禀告。”

“是!”

“我也没这个意思啊,把我想的也太厉害了吧。”躲在暗处的傅项南无语心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何处沐暖阳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