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何处沐暖阳 第六章 被召入宫(下)

小说:何处沐暖阳  作者:六载为期  回目录  

收拾好心绪的傅暖阳走到堂中拱手作揖道:“皇上。”坐在下方的柳如看着傅暖阳皱了皱眉手微不可查的蜷缩了起来,但是坐在柳如旁边的傅昱衡还是看出了她的紧张,他牵过柳如的手,安慰的摩挲了几下,无声道:“相信我,相信阳儿。”玉明盛听皇帝点到傅暖阳也很紧张,但到底混迹官场多年,收敛了神色旁人也看不出来。玉倾城是真的紧张,眼睛从傅暖阳站起来那一刻就没有离开过,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握着。

皇上笑道:“阳儿啊,朕今日诞辰,不知道阳儿有没有给朕准备什么礼物啊”

傅暖阳道:“皇上的诞辰,臣怎能不记得呢,但是臣也没学过什么琴棋书画,臣就利用自身所学于半月前自创了一套剑法,还望皇上恕罪。祝皇上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皇帝满脸笑容道:“无妨无妨,你的一片心意朕自然接受。”

皇帝示意傅暖阳开始,傅暖阳跟旁边的乐师商议好曲目之后就跟随乐曲挥动手中的长剑。傅暖阳的剑法招招狠戾,每次出剑都能带起剑凤,整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那长剑在傅暖阳手里十分乖巧,每一招每一式都像商量好的一般,稳准狠。若是此刻有人和傅暖阳比剑怕是不出三招,傅暖阳的剑就可直抵对方的命门。乐曲越来越急,像是沙场之上行来千军万马,乐符调动在场每个人的情绪,配合傅暖阳的剑舞仿佛真的置身于沙场之上,看到一场激情的对战。渐渐乐曲稍稍放缓,还没有等人思绪回垄又戛然而止,傅暖阳的舞剑也随着乐曲停止,过了几秒众人才缓过神来,无一不为傅暖阳的剑舞喝彩。

“好!好!”

“傅统领不愧是武术奇才,年纪轻轻就能做的如此剑舞!”

“是啊,傅统领是我西陵不可多得的大将,父皇可得好好奖赏才是。”

顾文瑶也在一旁向皇帝称赞傅暖阳。她心悦傅暖阳已久,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她,眼睛自然就离不开了,傅暖阳刚刚那一场舞剑,每一招都像是戳到她的心里,割获她的爱意。只不过是儿时和他见过几面就再也忘不掉了,其他男儿皆如繁华过眼,那些男人对她好不过是为了她的身份,只有傅暖阳对她恭恭敬敬,从不假意奉承,顾文瑶在傅暖阳走之后想了很久,她到底为何喜欢傅暖阳,但是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直到今日一见似乎知道了。他不同于普通男子,他没有纨绔子弟的高傲之气也没有文人书生的文绉之风,他跟她见到的所有男子都不一样,为人谦逊有礼,才貌双全,如今又年少有成,他值得许多姑娘的爱慕也包括她。只是她不知道傅暖阳的身份,最终也只能一厢情愿。

顾文瑶的一句话赢得皇帝不停的点头赞同。“女儿说的是,傅统领年少有成,自然要好好奖赏。那就,,,那就赏黄金千两吧。”

“臣多谢皇上奖赏,定当为国效力!”傅暖阳跪拜谢过皇帝赏赐后,就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其实中间皇帝停顿的那一下,傅暖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是真的赐婚于自己和大公主,她若是回绝不了那就爆出自己的女儿身,用女儿身娶了大公主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倒不如自己早早说出,或许皇帝还能看在战场有功的份上放过自己的父母。好在皇帝没有动这个心思,她也能暂时放心。傅暖阳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握住傅昱衡和柳如的手,安抚的笑了笑。玉明盛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玉倾城紧握的拳头也慢慢的展开。抬头看了傅暖阳一眼,正巧傅暖阳也刚好抬头,两人四目相对。

“放心,我没事了。”

“…好。”

傅暖阳是放心了,顾文瑶却是睁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皇,她不是没有跟皇帝表明过自己对傅暖阳的心意,她也听过皇帝说过想给自己和傅暖阳订婚约,今天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她以为皇帝会在今天下旨,她满心欢喜的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她左盼右盼好不容易等来今天,却没有等来她最想要的那句话。皇帝看了她一眼,看懂了她眼眶中失望,他没有多说话,那日他跟傅昱衡说起要把傅暖阳带进宫就是为了试探傅昱衡的态度,没有预想中的高兴甚至是他意料之外的惶恐。倒是玉明盛的话点醒了他,傅暖阳作为臣子自然要常征沙场为国效力,如果他娶了大公主便是当朝驸马爷,是不可以做官的,那他就等于白白失去了一个才子。若是他开恩允傅暖阳做官,沙场无眼,他的女儿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寡妇,不论哪一种想法,他都不愿让自己的江山和女儿承担风险。皇帝烦闷的闭着眼睛长叹一口气,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顾文瑶看着自己父皇的态度,她明白,自己和傅暖阳的婚事怕是没有个明确的着落了,她很想大声询问为什么,只是她是公主,这个身份不允许她随心所欲。她失望的坐正身子,眼神还是不自觉的看向傅暖阳,想在他的眼里看出些什么,可是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她自嘲心道:“顾文瑶,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其实傅暖阳注意到了顾文瑶的眼神,在顾文瑶低头的时候也眼尖的看到她脸上的泪光,她确实对不是顾文瑶,无法说明身份,害她白白心悦自己这么多年。想到此处,傅暖阳也难免心烦,拿着酒杯的手下意识紧握,关节处泛出未为白色,端起酒杯一连喝了不少。这酒后劲挺大的,傅暖阳有些醉了,防止自己失态,就向皇帝请罪离席去御花园散散酒气。

顾文瑶注意到傅暖阳离席,也向皇帝请罪离席,皇帝如何看不出来她什么心思,罢了,今日就由着她胡来一回,她和傅暖阳之间是时候断的干净一点。得到皇帝的同意,顾文瑶提着裙摆就赶紧跑出殿门,生怕等会儿追不上傅暖阳。

“傅统领。”好不容易追上傅暖阳的顾文瑶整理了衣服和发饰,笑着走到傅暖阳的身边。

正在吹风的傅暖阳也没想到大公主会追出来,正了正神色,恭敬的向顾文瑶拱手作揖:“大公主。”

“傅暖阳,就让我这么叫你一次。你跟我说实话,你,,喜欢我吗?”

“……臣不敢欺瞒公主,臣对公主只有君臣之心。”

顾文瑶的心理防线还是崩塌了,她一直都在欺骗自己,傅暖阳是喜欢她的,就算不喜欢,她还有父皇可以下旨为他们赐婚,现在她明白自己得不到父皇的支持了,她所有的坚持都放在傅暖阳对自己的喜欢上,可是,他不喜欢。顾文瑶一直憋在眼眶中的泪,还是落了下来,梨花带雨,要是换作其他男子恐怕早就心软了。可是傅暖阳是个女子,她不能耽误人家,她要借此机会,断了顾文瑶心中的执念。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顾文瑶先说话了。

“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到底哪一点不值得你喜欢?!”

“公主,这喜欢也是凭感觉和缘分,您的确很好,可是…可是…”傅暖阳从未回绝过哪个女子,一时间找不出什么理由来。

“那…那你可有心悦之人?”

“没有。”

“真的吗?”

“千真万确,臣不敢欺骗公主。”

“那你可以试着从现在开始喜欢我一点点吗?”顾文瑶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人,小心翼翼地询问道。两只手紧张的把手里的帕子绞成了一道麻花。

“我…我…臣无法回答公主的问题,臣恐怕真的无法喜欢上公主。”

“…我知道了。没关系傅暖阳,我等了你那么长时间,也不差这一时,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猜到答案的顾文瑶笑着摆摆手,只是她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傅暖阳就站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

“公主,您为何一定要执着于臣呢?”

刚刚转过身的顾文瑶,听到这个问题收回了欲行的脚步。她抬头望着天上的圆月,望了好一会儿,突然笑了。

“年少的喜欢岂是说断就能断的,你是我情窦初开就住进我心里的人,三年了,若是换作你,你也会放手吗?”

“傅暖阳,我真的很喜欢你,不到最后一刻,我想我都不会放弃你。”

顾文瑶说完就走了,她是个公主,跟一个臣子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打磨掉她的很多骄傲了,她希望傅暖阳能听进去一点点,哪能换得他的一点点喜欢也是好的,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她可以等,她也愿意等。

傅暖阳望着顾文瑶的背影,愧疚,无奈,心里五味杂成。赶来救场的玉倾城不知道他们讨论了什么,只是看到自己好姐妹如此消沉,突然觉得有一丝丝好笑。他走过去拍了拍傅暖阳的肩膀,憋笑憋的肩膀直耸。

“暖阳,得亏我认识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失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他憋不住

“……”

“不是,你理我一下啊,我很尴尬的。”

“你要是不想领略我的剑法,你最好闭嘴。”

下一秒玉倾城就不敢笑了,收的那叫一个迅速。

“傅统领,玉公子,宴席快结束了,傅将军和玉丞相喊二位回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何处沐暖阳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