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何处沐暖阳 第四章 被召入宫(上)

小说:何处沐暖阳  作者:六载为期  回目录  

傅项南从未来过此处。在荒无人烟的丛林里有几条小路,傅项南站在一条上朝着路的尽头望去,路越来越窄直到消失在一点上。他想走,但是前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他不受控制的一直朝前面走去,溪水潺流、鸟声清脆,微风拂动树叶的沙沙声,安抚他慌张躁动的心跳渐渐趋于平缓。傅项南眼尖的发现前方的水潭似乎有人,傅项南悄声的靠近水潭,是一个女子正在沐浴,墨发如瀑、肤若凝脂。男女有别傅项南顿时羞红了脸,他骤然转身想赶紧离开,却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枯枝,声音引起了湖中女子的注意,傅项南也紧张的回头看,两人四目相对,空气突然安静,就,就很尴尬,傅项南赶紧闭上眼睛

傅项南满脸通红闭着眼睛结结巴巴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

一阵水声响起,那个女子飞速的把衣服穿好,说道:“我穿好衣服了,你睁开眼睛吧。”

傅项南慢吞吞的睁开眼睛看面前站着的女子。

“傅暖阳!”傅项南惊讶的大声说道。

确实,那个女子长的和傅暖阳不相上下,除了声音更加糯糯的以外,简直和傅暖阳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以外。傅项南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世界的静谧传来一阵阵声音,是他的心跳声,是心动了?或许吧。

“项南公子,该起床了。”张管家的声音喊醒了沉浸在梦里的傅项南,张管家见他醒了,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留下傅项南愣愣的坐在床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才见过傅暖阳几面竟然会梦到她还是女儿身,不行不行,她是男子,不行不行。傅项南坚定的摇摇头,起床换衣。傅项南吃过早饭就拿着扫帚去了院子,他边扫地边朝四处看去,目光所及之处基本都记了下来,他还有要紧事要做。而在另一边的皇宫里,傅昱衡和玉明盛刚刚上早朝,皇上又要头疼了。

玉明盛满脸微笑道:“皇上,您诞辰在即,如今国态民安,您可以大赦天下。”

皇上疑惑道::“难道重点不是放在我的诞辰宴席上吗?”

玉明盛收了笑容道:“皇上,国库够吗?”

皇上怒道:“够!我就过个三十岁诞辰!”

傅昱衡中间调和气氛道:“皇上,您万人之上,这个诞辰您爱怎么过就怎么过。”

皇上眉眼舒展开了,众大臣松了一口气,只有玉明盛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也不管身边投来几记眼刀,毕竟他啥也不怕,啊,他怕夫人。皇上想了想说:“傅将军啊,这次的诞辰宴把你的儿子带上吧,朕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好像见他还是在半大的时候,朕有点想他了。”说者无意,被点名的傅昱衡着实被吓到了。说是想要见见自家孩子,其实用膝盖想想都知道一半以上的原因是因为大公主,从傅暖阳幼时入宫就被大公主看上,一直纠缠不放,直到现在还是。怕就怕借此机会为二人下旨成婚。傅昱衡不知道该如何回禀皇上。一时朝堂之上,鸦雀无声,众人各怀心思。玉明盛听到皇上的话之后也第一时间看向了傅昱衡,玉家和傅家是世交,知根知底,玉明盛也看出了傅昱衡的为难,思绪飞速转动。

“皇上,老臣与傅统领认识,这孩子卑躬谦逊待人有礼,对军事颇有见数,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样的人才您可要好好加以利用,保我西陵国泰民安啊。”玉明盛这么说,一是怕皇上懂了心思赐婚,侧面提醒傅暖阳要征战沙场,这沙场无眼,万一大公主守了寡,作为大公主的父皇,得为大公主长远考虑才是。二是告诉皇上,傅暖阳是个千金难求的有用之人,咱重心放在国事上,别一天到晚的想着当媒婆。咱皇上多精明一人,自然听出了玉明盛的弦外之音。

皇上的心思被戳穿后尴尬的咳了咳,清了清嗓子道:“傅将军啊,朕真心就想再看看这孩子,没啥其他想法,别紧张啊。”

傅昱衡感激的看了一眼玉明盛,然后用最稳定的声音道:“多谢皇上牵挂,臣必定携犬子赴宴。”

皇上点了点头,这一来二去的也快到了下朝的时间,见其他人也无事禀奏,就提前退了朝。傅昱衡和玉明盛出宫门才长舒了一口气。明明这天才刚刚入暖,两人倒像是进了蒸笼一般,浑身冷汗。

玉明盛担心的问道:“阳儿也到年龄了,这大公主一直把阳儿当成男子对待,这皇上要是真动了心思,阳儿这女儿身的事儿怕是瞒不住了。”

傅昱衡满脸郁结的回道:“我就苦在没有儿子,白白让阳儿受了这么多苦。大公主的事儿我们现在也不知道皇上到底如何想法,看一步走一步吧。”傅昱衡无奈的摇摇头朝前走去。玉明盛叹了一口气跟上去。

“当时阳儿出生你就该告听我的知皇上她是女儿身,而不是为了你父亲的遗愿让阳儿耽误这么多年,欺君乃是诛九族的大罪,你这一举动是把阳儿往绝路上逼。”

傅昱衡本就心生厌烦,听到好友的说法,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可木已成舟他又能怎么办呢。玉明盛还在不停的说,傅昱衡受不了,激动的打断玉明盛的话。

“我知道!我不是没有同我的夫人说过再要一个孩子,可是她的身子不足以让她继续怀有身孕了!搞不好会母子俱损!我不想让阳儿失去娘,况且我又如何得知下一个会是男孩呢。”傅昱衡越说越激动越说越难过,他对不起自己的夫人,他更对不起自己的孩子。说话的声音都带了一点哭腔。“是我的错,我的确不该听从我父亲的遗愿,一定要让我的孩子继承我的事业,阳儿本该好好的享受她的人生,是我非要拉着她习武,拉着她上沙场,她亲手杀死第一个敌人的时候她才十一岁。”傅昱衡抹了抹眼泪,说着傅暖阳小时候的事儿,这是第一次,玉明盛和傅昱衡两个人并排走着,玉明盛没有长篇大论,却是傅昱衡一直在不停的说着。神色寂寥。他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住傅暖阳,哪怕前面的路全是荆棘,哪怕要他们两个人的命,就当作为她的儿时生活做点补偿。

傅昱衡站在将军府门口,收拾一下自己的表情,进了门。柳如一如既往的站在院子里等着,她笑着接过傅昱衡手里的外衣,拉着他往膳厅走去。傅昱衡盯着柳如的手,突然间鼻头一酸,这个女人跟着自己一直受苦,好不容易过上了稳定的生活,却因为自己的强硬决断一直在担惊受怕,总会梦到阳儿身份暴露,然后被惊醒。这是傅昱衡第一次无比的恨自己无能,恨当时的自己作出的决断。柳如并不知道朝堂上发生了什么,一边笑着让下人布菜,一边兴奋的跟傅昱衡说着话。

“夫君啊,阳儿不是领回来一个小孩嘛,干事真利索,你瞧瞧外面的庭院,扫的多干净。然后我刚刚实在闲着无聊,教了项南几手,倒是个好苗子!你说我要不要教教他,到时候还能帮帮阳儿呢。”柳如眉飞色舞的说道。

傅昱衡紧皱着眉头,拉着柳如的手道:“夫人,我要跟你说件事儿,你别怕,有我呢啊。”柳如满脸疑惑的点点头,示意让傅昱衡说下去,傅昱衡把今日朝堂之上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柳如。柳如听到后害怕的一下抽回了手。“要阳儿赴宴,那阳儿怎么办啊!”傅昱衡感受到了柳如的害怕,伸手揽过柳如的肩头,抱进了怀里。“放心,有我,别怕。阳儿绝对不会有事的。”傅昱衡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拍着柳如的肩膀,他在安慰柳如也在告诫自己,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女人。躲在树上的傅项南也听了个大概,傅昱衡一家要入宫,这是个探究将军府的好机会。

傅暖阳在军营里吃过午饭就去了操练场,仔细的看着士兵训练,这是门口的守卫拿着傅昱衡差人送来的书信,傅暖阳拜拜手让士兵们接着训练,自己走到旁边的木桌坐下看信。只是信中内容让她大吃一惊。父亲让她宽心,她还是会害怕,她不担心自己的女儿身会被人认出来,这个军营这么多跟她算是朝夕相处的男人都没有发现,更何况皇上。她是怕大公主,大公主对自己一片真心,只是自己女儿身如何能娶得了公主,这不是耽误人家啊。傅暖阳思前虑后眉头紧锁,她第一次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心烦不知所措。就这么一边想着这件事儿一边看士兵训练,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什么!皇上召您入宫!”得知消息的翡翠控制不住惊慌的情绪大声说道。

傅暖阳皱着眉毛揉了揉太阳穴道:“别激动,别激动,这我也只是和父亲的猜测而已,又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那小姐你该怎么办?”

“不知道,看情况吧。”傅暖阳长叹一口气,走到窗前站定,过两日,对他们家而言,将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元旦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活动时间:1月1日到1月3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何处沐暖阳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