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何处沐暖阳 第二十四章 听从建议,询问傅项南

小说:何处沐暖阳  作者:六载为期  回目录  

“暖阳,你喝醉了。”玉倾城收回帮傅暖阳擦脸的手,回避了傅暖阳微醺的眼光。

“没有啊,我能听清你在跟我说什么啊,我还能很清醒的回答你的问题呢。”傅暖阳一脸不相信的挥挥手,表示玉倾城说这话都在说胡话,傅暖阳端起酒杯还想再喝一口。玉倾城连忙拉下傅暖阳举起的手,拿来放到傅暖阳够不到的地方。

“哎,你拿走干嘛啊,我还没喝到呢。”傅暖阳瘪着嘴,瞪着眼睛质问玉倾城。

“你不能再喝了,你脸都喝红了。不喝了啊,乖”玉倾城捧着傅暖阳的脸,哄着傅暖阳不让她再喝。

“我不要,我就再喝一口,就一口。”傅暖阳刚喝的挺快乐的,怎么会愿意不喝呢,举着一个手指头,怼到玉倾城的脸前,因为酒精的缘故,傅暖阳说话都有些不清楚了,脸也红扑扑的,完全就是一个娇憨的姑娘家。玉倾城被傅暖阳这个非清醒的撒娇弄的有些脸红。

“哎?玉倾城,你怎么也脸红啦,”傅暖阳摸摸自己的脸,“我的脸好热哦,嘿嘿嘿。”傅暖阳是真的喝大了,摸自己的脸,摸着摸着傻笑了起来。

“暖阳,我送你回去吧,你可不能再喝了。”玉倾城站起来,手抱着傅暖阳的肩头,准备把她扶起来,可是傅暖阳挣脱着甩掉了玉倾城的手,伸手抓住玉倾城的袖子,把人扯会原来的位置上坐好,大着舌头说话。

“等一下,让我缓缓…嗝…,我要是这个样子回去,内帮兔崽子肯定要嘲笑我,我…一个统领哎,”傅暖阳用手使劲戳了戳自己的肩膀,“我怎么丢脸呢,等我一会儿,等我清醒一点,我们再回去。”

“噗嗤,”玉倾城看着傅暖阳可爱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理理她的头发,“看来,你是没喝醉啊,好吧,吃点菜,我让伙计给你煮碗醒酒汤啊。”玉倾城走到门口,喊来一个站在楼梯口的伙计,要了碗醒酒汤后就回到厢房,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却看到傅暖阳不胜酒力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玉倾城无奈的走过去,脱下外衫盖在傅暖阳身上,坐在旁边,学着傅暖阳趴下来,就这么看着她。

玉倾城盯着傅暖阳长长的睫毛,下意识的伸手想摸摸傅暖阳的脸,玉倾城的手刚伸到半空,店小二就托着醒酒汤敲响了厢房的门。

“客官,您的醒酒汤熬好了。”

傅暖阳被店小二清脆响亮的叫喊声给惊醒了,皱着眉头动了动脑袋,玉倾城的手瞬间收回,爬起来走到门口去拿醒酒汤。

“客官您小心烫。”店小二笑着说完就下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唔…”傅暖阳捂着脑袋立起身,因为短暂的眯了一会儿,这现下倒是没那么醉了。

玉倾城端着醒酒汤走到傅暖阳的旁边,帮傅暖阳吹凉,送到傅暖阳面前,“来吧,喝完这个醒酒汤,我就送你回军营。”

“唔…好。”傅暖阳眯着眼睛接过醒酒汤,一饮而尽,傅暖阳喝完回头看了看天,“这么晚了啊,走吧,我们回去吧。”

“好。”

玉倾城扶着还有些晕的傅暖阳,半抱着上了马车,酒楼离军营,本身正常速度就有一刻钟的距离,现下玉倾城怕马车摇摇晃晃的,傅暖阳会难受,就让车夫驾车慢慢溜达过去,这条路倒是走了半个时辰。

傅暖阳耐不住寂寞,又找着玉倾城说话。

“你说,傅项南我该怎么办啊,救我一命,我感激,可是他有时候对不上我想像中的样子,或是,他有些不对劲,都会让我怀疑,我要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暖阳,你倒不妨和他好好聊聊,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玉倾城想了想,斟酌的道。

“可是,万一他撒谎呢?”

“你记住,编的越完美,没有漏洞,那就是一个故事,人的记忆是会有差错的,如果你感觉他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别提醒他,如果他自己反应过来了,说明他在回忆以前的事儿,反之没有的话,那就是他现编的故事。”

“呦,可以啊,这么头头是道。”

“那是,再怎么说我也起玉明盛的儿子。”玉倾城臭屁道。

“…嘁…”傅暖阳白了一眼玉倾城。

很快马车就到了军营,翡翠看傅暖阳迟迟没有回来,一直等在门口,看见马车停在门口就知道是玉倾城送傅暖阳回来了,立马迎了上去。翡翠真是恨得牙痒痒,可是在外面傅暖阳是主子(她就一窝里横),翡翠忍着怒意,扶着傅暖阳下了马车。

“回去吧。”傅暖阳朝着玉倾城招招手,转身进了军营。

玉倾城刚想回句话,傅暖阳就已经利落的转身了,玉倾城的话就哽在嘴里,“这孩子,每次告别都是她走的最快…”玉倾城无奈摇头,回到马车上,回了丞相府。只是…

玉明盛:“玉倾城还没回来吗?”

城逸:“没呢。”

玉明盛:“很好,这么晚还不回来?我觉得我和他今晚又可以彻夜长谈了(摩拳擦掌)。”

玉倾城在马车上,打了好几个喷嚏。

“统领…”翡翠打来一盆水,看着傅暖阳用水,在一旁阴森森的喊了一句。

傅暖阳擦脸的手顿时停住,从刚刚翡翠接她下马车就感觉到了她的怒气,果然还是爆发了啊。傅暖阳扔下脸帕,开始捂着脑袋装头疼。

“哎呦,哎呦呦呦呦,嘶,我的头好疼啊,我想睡觉,翡翠啊,你把水倒掉以后也去睡吧,明天还要找傅项南谈话呢,乖啊,哎呦,我睡了,头真疼。”傅暖阳边装着边走到床边,飞速躺在床上盖好被子,根本不给翡翠插话的机会。翡翠想问的话就这么憋着,气的直咬牙,但还是帮傅暖阳倒掉了水,关上了房门,傅暖阳扭头确认翡翠不在房间,这才放心的喘了一口气,抱着被子睡着了。

玉倾城就挺惨的,被玉明盛拎着耳朵教训了了大半夜,玉明盛反正第二天沐休,他也不慌,就是玉倾城要睡觉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

“统领,该起床了。”翡翠端着水进房间的时候,傅暖阳还在呼呼大睡,翡翠无奈掀掉傅暖阳的被子,怼着傅暖阳的耳朵喊道。

“啊?!”傅暖阳被翡翠的突然一嗓子惊的从床上直接爬起来,“哎呦,翡翠,你可吓死我了。”傅暖阳拍着胸口下了床。

“统领,您昨天晚上回来可是说今天要找傅项南谈话呢,还有看士兵训练,该起来了。”

“啊?对对对,多亏你提醒我,我确实要找傅项南好好聊聊的。”傅暖阳快速的换好衣服,“翡翠啊,你去找傅项南来,我就跟他在…算了,我去找他吧,来,把馒头给我,我吃完就过去。”

“是。”

傅暖阳吃完了,就急急忙忙的去找傅项南,刚巧傅项南正练完剑洗脸呢,剑都没收鞘。傅暖阳敲开傅项南的房门的时候,傅暖阳就注意到了桌上的剑。

“这是?早起舞剑啊…”

傅项南顺着傅暖阳的眼神看到了没收鞘的剑,尴尬的收了起来。

“啊哈,我以前习惯早起,睡不着,所以就会出门舞剑。”

“…我今天主要想来找你聊聊以前的事儿,你来将军府快四个月了,我还没好好跟你说说话呢。”傅暖阳笑着坐下来,拉着傅项南一同坐下。

“嗯…,那暖阳你想问些什么啊?”

“就跟我说说你以前的故事吧,还有这个舞剑…”

“好。”

傅项南眼睛转悠了几圈,这才缓缓开口。

“我只记得,从小就是我娘一个人在带着我。她一个女人家,又不好出头露面,就在家绣绣花什么的,然后托隔壁人家一起摆摊出去卖,只是我娘的手帕特别好看,以至于把他们家的东西对比下去了,他们嫉妒,就不再帮我娘卖,还跟其他人说,我娘这个是偷别人官家小姐的帕子来卖的,那时候我才…五岁吧,就想着为我娘报仇,跟他们打架,自然,我是打不过的,鼻青脸肿的回了家。”傅项南笑了笑,喝口水继续道,“后来,我娘带我搬了了一个地方住,又开始她的绣花,我家旁边有个学堂堂,我就在窗外跟着他们学,内个先生发现了我,见我付不起学习的银子,就教我认字给我书看,倒是学了不少东西。但是我娘出去摆摊,因为孤身一人会被人欺负,我才知道,还是要学会武功才能保护我娘,就让那个先生帮我找了个师傅教我剑法,送了我剑…不对,是我娘拿手帕换的,我拼命练剑就为了护住我娘。只是后来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没熬住就走了。”傅项南苦笑着看了一样傅暖阳,低头没再说话。

傅暖阳一直在安静听着,“那你娘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吗?”

“与人私奔被人抛弃的可怜人而已。”

“她走的早我还挺高兴的,不用再受苦了。”

“阿南…,你是不是还有好多没说?”

“都是些被欺负的经历而已,不想说。”

“好。不说就不说。对了,一个月后,我带他们去逮鱼,一起去吧。”

“嗯…”

“暖阳,你为什么会突然问我这些?”傅项南疑惑道?

“我…只是…我一直想问来着,今早不用看管他们,才想着来问呢。”傅暖阳顿了顿,“去训练吧。”

“好,那我走了。”傅项南拿起剑起身道了一句。

“嗯。”傅暖阳目送着傅项南出去了。

“真不知道,该不该让你继续受这个军营的苦。”

“还好来的时候,做足了准备,果然有用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何处沐暖阳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