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何处沐暖阳 第二十三章 傅项南再被疑

小说:何处沐暖阳  作者:六载为期  回目录  

“统领,刚刚玉公子让人传来口信,说是明日约您在春风楼一聚。”翡翠边托着餐盘进门边跟傅暖阳说着。

“呼…”傅暖阳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手朝着水盆甩了甩,“行,我知道了。”傅暖阳走到桌子旁坐好,拿起翡翠放好的粥,就着咸菜几口就喝完了。她今天还要观察傅项南能不能坚持的下来一天的高强度训练,要是一天都撑不住就更别谈以后那么长的时间,趁早送回将军府过他的平淡日子。

傅暖阳用脸帕擦擦嘴,转身准备去训练场,走到门口站住了,摩挲手里的短刀,转身对翡翠道:“翡翠,你等会儿跟膳房和军需库里的人说一声,傅项南和其他士兵的待遇一样,不要因为是我带进来的人而有所不同,被发现,我惩罚可不会手下留情。”傅暖阳顿了顿,“一定一字不落的转述给他们。”

翡翠认真听完,屈膝揖礼道:“是。”

傅暖阳点点头,朝着训练场大踏步的走过去。

傅项南其实比傅暖阳起的还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突然住处离傅暖阳那么近,心里总是有着若有若无的紧张和兴奋(?),想快点训练,想看他神采飞扬的说话,想看他眼里的光。

“不对啊,这把傅暖阳当哥哥,怎么越想越不对劲?”傅项南突然拍着大腿坐了起来,用手打着脸,“他是男的他是男的他是男的,你也是男的你也是男的,冷静冷静。”傅项南一边拍着脸,一边不停的念叨着自我催眠,这不可能喜欢啊,会出大事的,就是哥哥,就是对从未感受过的温暖的依恋而已。不过傅项南折腾来折腾去晚上还是没怎么睡,早上不过卯时过一点就醒了,躺在床上盯着房顶,越盯越清醒,实在是睡不着,拿过架子上的衣服换上,提着剑出门舞剑,过了片刻才看到翡翠端着水盆进了傅暖阳的房门。

“才起啊。”

傅项南停了舞剑,眼睛转悠着想了想,把剑放在桌子上,自己拿起水盆去井边打了一盆水,端到房中,仔仔细细的擦了擦脸和后背。傅项南刚把水倒掉,厨房的伙计就把早膳端过来了,傅项南道过谢,吃完收拾了一下仪装,就跑去了训练场。傅项南前脚刚刚在训练场站定傅暖阳后脚就到了,傅项南抬头看了一眼傅暖阳,不禁感叹,还是在军营里,傅暖阳才更耀眼的让人不想移开眼睛。傅暖阳注意到了傅项南的注视,朝他微微笑了一下。

“报告统领,人已经全部来齐。”站在首排的士兵清点了人数,恭敬的向傅暖阳汇报。

“好。”傅暖阳插一手着腰,一手握着腰间别着的短刀,“今日的训练,就此开始!在此之前我要说几句,各位都是两个月前进来的新兵,你们还有很长的训练路要走,日复一日确实枯燥无味,但是你们现在多流汗,以后上战场,就能少流血!各位别嫌我??拢?也辉赣姓秸???娴挠校?乙膊幌M?魑簧硭郎吵 !备蹬?敉W琶辉偎迪氯ィ??潘?钦姓惺郑?疽饪?佳盗贰?/p>

从每天早上的三公里开始,跑完之后,各自去自己的特长项的训练队伍站好,傅暖阳见过傅项南舞剑,出剑快准狠,适合近身搏斗,所以傅暖阳把傅项南放到了搏斗组,两两组成一队,用蘸着颜料的木剑对打,衣服上颜料少的获胜。在他们对打的过程中,傅暖阳一直在观察傅项南,不得不说,在柳如的教导下,傅项南的剑法突飞猛进,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招招直击命门,傅暖阳满意的点点头。确实是个不错的料子。

“五局四胜,我倒是没想到,你的剑法能这么厉害。”傅暖阳走到傅项南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这样吧,你跟我对招,我想试试你的全部实力。”傅暖阳笑的人畜无害。

傅项南撇着嘴低头笑了一下,傅暖阳明显这是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不过想借用这场比试探测自己的实力,看来…这场比试只能输了啊。

傅项南客气的伸手让傅暖阳站到自己的对面,右手握拳左手张着朝傅暖阳揖了一礼,开始了比试。两人来来回回对试四五场,结局意料之中,傅项南输了傅暖阳一场。

“阿南的剑法确实可以。”

“统领过奖。”

“…嗯,继续训练吧。”

“是。”

傅暖阳走到一旁,盯着跟老兵练习剑法的傅项南,他的剑法比这些新兵要熟练的太多,就算有柳如的传授和教导,也不会有如此熟练的剑法,除非…除非他以前就练过。傅暖阳皱着眉,傅项南的身上肯定还有不肯让人探寻的秘密。

很快中午就到了,傅项南很快跟那些新兵打成一片,拿着碗打饭,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有说有笑。

“统领,你在想什么呢?”端着午膳进来的翡翠就看到傅暖阳坐在桌旁,端着水,愁眉苦脸。

“我刚刚跟阿南交手,他的剑法也是两个多月前跟我娘学的,可是这些新兵的剑法都是我教的,傅项南明显比他们要好太多,一样的时间差距这么大,如果之前没有练过,那我只能说他天赋异禀了。”

傅暖阳说完站起来在房里转了两圈,整理了下思绪,继续道:“可是,他要在哪找人教他呢?他的剑法明显就是学过的,我拆了他的下一步招式,他就直接换了一套动作,根本不像自己做的招式啊。”

“那统领您打算怎么办?”

“先看着,我还是想相信他的。”

一个人训练,一个人观察,也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到了第二天下午。

玉倾城如约而至,穿的那叫一个贵气。傅暖阳出来找他的时候,被惊的瞪大了眼睛。

“不是,你要干什么?穿金戴银的就算了,你还戴玉,戴玉就算了,你还戴两块!你真是对的起你这个玉姓。”傅暖阳撇嘴,翻了个白眼送给玉倾城。

“小爷我今天带你去的是春风楼,可是整个西陵最大的酒楼,一般人不让进。”玉倾城特土豪的竖起一只手的大拇指,朝着肩膀扬了扬。

“所以,这就是你穿的这么丑的原因?”傅暖阳从上到下打量一番,挑起一边眉头,打趣问道。

“哪里丑了?!”玉倾城摸摸身上穿着的衣服,“这叫贵气,有钱。”

“行行行,有钱人,赶紧走吧,你站在我的军营门口,我都嫌丢脸。”傅暖阳推着玉倾城的背,就直接往前跑。

“???什么?!”玉倾城一脸受伤。

“不丑,不丢脸,是我穷觉得丢脸昂,乖,快走吧!”

“不急,爷带你坐马车。”玉倾城朝着前方一指,果然有辆马车。

“…不早说,我就可以直接上马车了,跟你在这儿还废什么话。”傅暖阳放开玉倾城,径直朝马车走去。玉倾城看着傅暖阳的背影,咧嘴一笑,还是那么孩子气啊。

“去春风楼。”

“好嘞。”

车夫架着马,不紧不慢的朝着春风楼走去。

“两位公子,春风楼到了。”

“好,辛苦了。”玉倾城朝车夫点点头,把钱给了车夫,就带着傅暖阳进了春风楼。轻车熟路的上了三楼厢房,推开门,早有玉倾城点好的酒摆在桌上,是上等的女儿红。

“女儿红!”傅暖阳看见这等好酒,眼睛都冒绿光,摸着酒坛子不肯撒手,“可以啊,玉倾城,请我喝这么好的酒。”傅暖阳笑的眉眼弯弯的。

“那是,春风楼都来了,岂不要喝点好的。”

“那我能开了吗?”

“开吧。”玉倾城话音刚落,傅暖阳就把酒打开了,果然是好酒,瞬间厢房里溢满了酒气。

“真香。”

几杯酒下肚,店里伙计就把菜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一个个都很精致。

“兄弟,这菜不错啊,又好看又好吃,可以等可以。”傅暖阳笑着夹起一筷子面前的菜,尝了一口,直呼不错,给玉倾城竖起了大拇指。

“喜欢就好。”玉倾城给傅暖阳又夹了一筷子菜,“对了,你找我喝酒,所谓何事啊?”

“害,嗝…”傅暖阳打了个酒嗝,手不停的比划道,“我娘和我爹把阿南塞到了军营里,可是我今天看傅项南跟士兵比剑,可是他明显不像是只在将军府练过两个月的人,他肯定以前练过。”

“…我倒是觉得,傅项南之前的生活那么苦,肯定没少被人欺负,总需要会些武功防身,或许误会他了呢?”玉倾城给自己倒了杯酒,轻声的跟傅暖阳说着。

“我也希望啊,可是我现在是统领,我是这个西陵的顶梁柱,我不能因为一点点过失而害了我的国。”傅暖阳说完仰头喝下一杯酒,被辣直咂嘴。

“你慢点喝。”玉倾城放下酒杯,用脸帕帮傅暖阳擦擦嘴角的酒,细致且温柔。

傅暖阳呆呆的看着玉倾城,突然笑了。

“玉倾城,你真好。”

玉倾城擦酒的手,顿住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何处沐暖阳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