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风影物语我爱罗 第三章.温暖

小说:风影物语我爱罗  作者:藤花草莓  回目录  

放下手中的文件,他看向窗外。

一直悬挂在街道上空的灯笼也已经一个一个亮了起来。

他能远远看到街市尽头的那座宅院,但却分不清,是宅院发出的火光,还是满街灯火映出的温暖。

由不得他沉浸在千头万绪里,叩门声声传来。门被打开,一个小小头从门缝间探出来,接下来看到的是一双明亮的眼睛。

“我爱罗老师,您今天还是留在行政楼吗?”

他没有立刻回答祭的问题,良久,他点头。

祭推开门,小跑步到桌前,将手里用手绢包裹起来的便当盒放在我爱罗面前,“老师,便当我放这里,您吃过之后再忙。”

包裹便当的手绢上绣着几只飞舞的蝴蝶,几朵飘扬的花苞,一幅的天真烂漫的景象,“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她一脸满足,笑盈盈地告别了我爱罗,离开了房间。

房间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夕阳最后的余光洒落在角落的缝隙里,冷冷的,静静的。

行宫每一处的灯火都亮了起来。

她靠在软枕上,手指按着太阳穴,还是无法安神。

吩咐女官将鹅梨香的味道更浓厚了些。

驹子站在走廊上,看着刚刚端进屋的菜肴又被撤走,心疼溢于言表,瑶姬殿下的饭量连平时的一半都没有,这样已经有三天了。令她同时揪心的还有风影大人,他也已经有三天没有回过行宫了。

“驹子姐姐,要不要送些衣物给风影大人?”

驹子顿了顿,还是决定先探探瑶姬的意思。

她走进屋内,行跪礼。

“殿下,风影大人已经三日没有回来了,要不要送些衣物去?”

瑶姬似乎没有听到那番话一般,平静地保持原状。

驹子会意,正欲缓缓离去,只闻瑶姬道:“驹子,明日让膳房准备些风影喜爱的菜肴。”

“是。”

行政楼里的气氛一直都是紧张的。

仿佛连停留下来整理因为步幅太快而皱起的衣装的时间都没有。

而今天,来来往往的人都不得不停下自己的步伐,近乎虔诚的仰慕着这难得一见的美丽。

瑶姬选了一件墨绿色为底绣着金黄色雏菊的长袖拖尾和服,长发被随意地挽起,除了一对素雅的流苏步摇,没有半点装饰。眼神飞快的从那抹丽影身上滑过,时间并不多,但并不能阻止人们将大部分的时间集中到那双潋滟瞳仁上,那是一种冰凉侵入骨髓的感觉。明明没有触碰到,却感觉在对上那目光的一瞬间,血液早已凝固。

走道里的人纷纷自行为她让出道路,嘈杂的过道顿时鸦雀无声。直至走到了那扇大门前,女官们从两侧推开了大门。

房间里人不少,手鞠,勘九郎,祭还有我爱罗。

对于瑶姬突然到来,众人多多少少有些震惊。

“打扰了。”

她清冷的声音让身旁的人都打了个寒颤。

这些日子里,就连对感情格外迟钝的勘九郎都隐隐感觉出了我爱罗与新晋夫人出现了问题。本是夫妻之间的事情,外人不好过问,不过因着这位夫人的身份地位特殊,弄不好成了风之国与火之国之间的问题。

手鞠敏感地察觉到了这里微妙的气氛。纵使瑶姬的表情比起前几日的家宴来已经温和了许多,不过仍然是冰冻三尺。

“我们刚好打算离开。”手鞠有些尴尬,斜了一眼身边的勘九郎与祭,“你们慢慢聊。”

话音还未落下,瑶姬已经迈出了步伐。手鞠推着勘九郎,飞快地向门走去。祭藏着捏着地低头跟在他们身后离去。关门的时候,手鞠对着我爱罗露出了她的招牌笑容,我爱罗无奈地看了自己那无良姐姐一眼,心中暗自叹气。

年轻的女官将放在木盒里保温的菜品麻利地摆放好,识趣地将空间留给了这一对新婚夫妇。

流动的空气恢复了平静。

她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沉闷,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种事情上花片刻的心思。

“你怎么来了?”他幽幽地问。

她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轻笑,伸出手,举在半空,“接你回家。”

这句话,仿佛一把微弱的火种埋进了他贫瘠的心里,他看着半遮在那片墨绿下白皙如玉的手指,纤细而精致。这大概是他从小到大见过的最美丽的手,口中喃喃自语:“接我回家……”

而他也已经分不清自己的语境,疑惑,惊讶还是欢喜。

“我与你,本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交易,先国而后家。你连续四日未回行宫,就算我不在乎,也不能让权贵们认为你讨厌我这位公主。”她的笑容依旧美艳,清冽的语气染上了一股柔婉的悲凉。这使得他开始同情起眼前这位美得异类的少女。

良久,他开口:“抱歉。”

风还在窗外不倦地刮着,艳阳高照的正午,透过刚被认真擦拭过的玻璃窗,能看见少年与少女相对而视。两个人就那样站在原处,就像两束独自发亮的光,没有交接,顺带着暗淡了周围的一切。

他是寂静的。

少女毫不避讳地打量着他。

阳光和煦地洒落在他血红色的发梢上,如同红宝石一般鲜艳夺目。此时此刻,她想,她也许已被深深迷住。可是,连自己都无法看透自己:她爱着的是那血红色的头发,还是想通过那抹亮色,想象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或许是感觉到了自己过于专注的目光,她有些窘迫,急忙转身,“记得回家,风影大人。”

我爱罗选择了沉默。明明知道她并不是因为爱他才愿意成为自己的女人,明明知道当夜她的眼神里总是希翼着什么,明明知道她不止的颤抖是因为等待着心碎的感觉,他还是抛下一切,选择了占有。

现在想来也是可笑的,他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要故意不回行宫让瑶姬难堪,这样有些任性的行为让他想起了稚童拼命想要做点出乎意料的事情引起母亲的关注一般。想到这里,他发出了一阵轻笑,今晚,早些回去吧。

事情往往都是想的比做起来简单许多。

夕阳催促着归家的人们,而他却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前徘徊,想进又不能进。还好一位女官适时地推开了大门。

“拜见风影大人。”女官屈膝行完拜礼,紧接着说:“夫人正让我来寻您呢。”

眼底的阴郁一扫而光,穿过雅致的庭院,那倩影跃然于眼前,面若桃花,美不胜收。

瑶姬用膳的时候不爱言语,他细致地观察她那些细微的表情:若是左眉挑起,说明她并不爱吃盘中的食物;若是右嘴角勾起,那代表着菜品甚合她的口味。砂隐的食材与未央的大相径庭,他知会过从膳房的两位师父,定要竭力满足瑶姬的喜好,不过从今天的菜肴看来,都是些砂隐普通人家的菜。她左眉挑起的时候较多,却也不吱声。这倒让他想起以前接触过的王公贵族们,或许那些矫揉造作的言行举止只不过是填满自己无法坦然的内心。

批阅文件时,他满是公文的脑海里,竟然被一个角落的思绪填满,瑶姬到底爱吃什么食物。

他找来驹子,表面看似平静,心里早己翻腾倒海。

“风影大人不必担忧夫人,夫人只是初到砂隐,不适应干燥的气候。若是大人想要让夫人开心,可寻些当地的小食,夫人会感受到大人的心意的。”

于是继那日之后,风影大人便有了一个特殊的习惯:亲自品尝各色小食。

这日正午,手鞠与勘九郎又如往常一样来到了风影的办公室。

还未开门,先闻其味。

诺大的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食,只见风影大人正挨个品尝,手边放着一本小册子,上面画满了鲜红的圆圈和叉。

他俩互相看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转头,狐疑地看着眼前奇怪的弟弟。

“我爱罗,我从不知道你喜欢吃小食。”

我爱罗抬头,看着满脸讪笑的手鞠,认真地回答:“是瑶姬爱吃,我为她过滤罢了。”

勘九郎惊讶得往后一仰,差点摔到了地上,他认为他今天都可以去买彩券了,先是从我爱罗那******冰山的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微笑,又是从那张嘴里听到了他说出女孩子名字时候的溺爱,他忍不住调侃道:“我爱罗,在办事室里公然做私事,影响不太好啊!”

谁知我爱罗只是低下头在小册子上打了一把红叉,毫不在意地说:“严格来说,我做的,就是公事。”

这句话中的深意,当然只有让勘九郎自己去理解了。

看着在下午茶时段,又准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几碟子五颜六色的小食,对于最近反应怪异的我爱罗,她的疑惑更是加深了一层。

驹子和几位女官在一旁发出了呵呵的轻笑,她挑眉,语气亲和,“笑什么?”

几个年轻相仿的女官相视一笑,年纪稍长的一脸羡慕:“大概是知晓了风影大人尝遍小食是为了哄夫人一笑,现下全砂隐的小食铺果子店都排着队要将样品送去给风影大人品尝呢!”

“为何不直接送来行宫?”

“或许是为了过滤出夫人不喜欢的味道。前些天听膳房的师父说,风影大人专程向那里要了一张夫人不喜爱的食材的清单,风影大人对夫人,很是上心。”

仿佛是说中了女孩儿心中甜蜜的事情,几个女官又抿嘴笑了起来。

驹子嘴角也露出了笑容,故作生气地埋冤:“多嘴的小妮子。”

转头将刚刚泡好的清茶倒进了青花瓷杯中,“殿下,这茶是刚从未央送来的乌龙,清香扑鼻,苦涩相宜。”

她浅尝了一口,清苦的味道滑到喉间,出现了淡淡到回甜味。

侧目望向廊桥那头的樱花树,颜色似乎更灿烂了些。

晚膳后,我爱罗对她说起了三日之后烟火大会的事情。

他知晓瑶姬不爱人多热闹的地方,早已当面拒绝了村民代表的提议,但他的拒绝没能挡住砂隐村对火之国公主的好奇与喜爱,在代表的再三恳求下,他决定问问瑶姬本人的意愿。

瑶姬垂目,沉思了片刻。如水的白月光倾泻而下,好似浪花一般浮动在她垂下的黑发上。她刚洗过发,一股清淡的茉莉花香好闻极了。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看到瑶姬披发的模样,比起将黑发高高盘成髻,这样的她更显妩媚清纯,让他想起了偶在风之国大名府见过的一池还挂着露珠的荷花。

瑶姬仰目,正欲张口,却从那双碧绿的眸子里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的脸颊,她撇过头:“风影大人……”

“嗯?”

“若是因为我上次说过的话,才使你如此细心待我,大可不必。既然与风之国联姻,自然不会因为一己之私影响两国的关系。”

他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那时她的脸上是微笑的,那样虚伪的善意让他感到不悦。他总是在想,是否这就是君临在塔尖的人特有的孤傲,她用无比柔和悦耳却又冷酷无情的声音说她与他是国家与国家的结合,先国而后家。那番话字字如顽石坠入心底深处,发出沉重的回响。从自己幼稚的情绪中生出歉意,眼前眉清目秀的少女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强大太多。

看他脸上的表情舒展开来,她继续说道:“风影大……”

“瑶姬殿下。”他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她继续说下去的意图,然后非常认真地看着她,许久才说:“只是想对你好……只是这样而已……”

脸上的温度骤然升高,她眼底漾出的羞色暧昧了这夜的月。

她难为情地起身,思索了一番,留下了一句“晚上别在书斋了,要是传出去火之国公主虐待风影可不好”之后便仓惶离去。

他看着她最后出现在门框旁的飞舞发丝,竟有一种感觉,她是逃走的。

嘴角的笑意更浓,他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女人……

当晚他自然是听话地回到了主屋。

甘甜的茉莉花香,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摆件。瑶姬雪白的亵衣远远看去好像在发光一般,璀璨得耀眼。她回头,也正好看见了他。

放下手中的象牙梳,佯装淡定地迈着小步子躲进了被窝里,紧闭上双眼。

听闻一声浅笑,不过一会儿,清爽怡人的男性气息便躺在了自己身边。

身旁那人的衣角搭在了她衣袖的上方,她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点细微的变化,竟不自觉紧张得手脚发麻。

又是一声清淡的笑声,只是这次的呼吸声渐重,“你安心睡,我不会碰你的。”

这句话像把锋利的箭,穿破了伪装的云层,直直射中了她隐藏的中心,她眯着眼睛心虚地深吸了口气:“没有……”

连她自己都没了再胡乱说下去的勇气,她轻声叹息,“晚安……”

“晚安……”

这一夜的睡眠竟是分外香甜。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风影物语我爱罗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