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风影物语我爱罗 第二十四章.破绽

小说:风影物语我爱罗  作者:藤花草莓  回目录  

酱油渍小仙贝,樱花米粉糕,草莓大福,还有……三色团子……

她笑盈盈的脸上露出了不合时宜的忧愁,拿起竹签的一头,仔细端详了一遍,“这三色团子……仿佛不是未央的东西……”

“殿下好眼力。”驹子将打好的抹茶送到了她的手边,“这是木叶村里那家最有名的三色团子铺里的。”

“木叶村?”

她疑惑地看着驹子,木叶与未央虽离得不远,为了她吃一串团子,奔波于两地,似乎也太不近人情了。

小百合把所有的瓷碟都放在了小矮桌上,然后将托盘抱在怀中,笑眯眯地说:“木叶的迎接使者与护卫小队半小时前刚到西宫,现在风影大人正在与迎接使接洽去木叶参观中忍考试的事宜,听说这三色团子,是迎接使特地带来,献给殿下的。”

她无可奈何地看着手中的三色团子,她喜欢吃点心的事情,已经人人皆知了吗?

张开嘴,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

她愣在了那里,这样的味道,好熟悉……

那是……

他喜欢的味道……

良久,她放下了三色团子,说:“小百合,去将书柜里装着褐色药丸的嵌着翡翠的木盒拿来。”

“是。”

小百合应声退下,离开房间,来到了回廊另一头的书斋。

“辛苦了,鹿丸。”

我爱罗关上写着详细护卫计划的卷轴,抬头看向对面一脸慵懒的少年。

少年抿了一口杯中冒着青烟的绿茶,露出了舒适的表情,“虽然很麻烦,但风影与公主的行踪还是飘忽不定的安全。”

我爱罗赞同地点头,虚实之间,令人难以琢磨,不得不佩服鹿丸的头脑,“今日大家都好好休息,明晨启程。”

走出主殿,才发觉上午还晴朗的天空又飘起了蒙蒙细雨。细想,这种时候,她一定又在无所事事地看书刺绣赏雨了。

刚刚进入俪殿,就在回廊上遇见了小百合。

小百合福身行礼,“风影大人。”

我爱罗见她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木盒,那盒子上镶嵌的翡翠甚为熟悉,似乎是在书架上被束之高阁的,瑶姬从云山带回来的东西。

“殿下叫你来拿的?”

他一边走,一边问。

“是。”小百合将盒子举高了些,“殿下说要服用这盒里的药丸。”

“她心悸病又犯了?”他紧张的询问。

小百合摇头,“婢子不太清楚,殿下本来在用点心,突然神色一变,就让我去取药了。”

我爱罗从小百合手上将木盒拿到自己手中,这小盒子被擦拭得很干净,看来是瑶姬经常用的东西。他解开小银扣,木盒子里装着一些褐色的药丸,还有一张写着用药方式的纸条。

他将纸条举到半空,霎时,刚刚还完好无损的木盒出现了轻微的裂缝。

那纸单上用潦草的行书写着:行房之后一日内服用可避孕,虽伤害微乎其微,多用却依旧损伤肌理,务必慎用。

拿着这张纸的手颤抖起来,她居然!

愤怒与懊恼如同海啸一般向他席卷而来,他的脸孔由于心脏的痉挛变得苍白,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浑身的血液在那一刻失去了氧气。待他从那样的惊愕中摆脱出来,却感到心脏像是被一双血淋淋的手活生生地掏出了一个大窟窿。然后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摔了下来,掉落在心间,摔得粉碎的声音。那是琳琅满目的玻璃碎片,塞满了整个心房,那些碎片反射着杂乱无章的光芒。而之后,那双血淋淋的手又用力地在自己的心脏上毫不怜悯地捏了一把,于是那些碎片久全部深深插入了心脏。

那,是痛吗?

恐怕,连痛都承载不了他此刻的窒息。

悲凉的情绪从心底缓慢扩散出来,像是一滴墨水滴进了纯净的清水里,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将水染成了黑色。

小百合傻傻地站在那儿,见风影大人的脸色骤然严肃起来,害怕得不敢动弹,她赶紧低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把药送去给她,你先下去吧。”

还未等她抬起头应答,风影大人就消失在了回廊的转折处。

木推门被打开,瑶姬正懒散地数着樱花的花瓣,脸上一片祥和。

推门的声音比平时大了些,她转头,进来的,是我爱罗。

她本想与往日一样让他也来吃些茶点,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他不同寻常的表情。向来伶俐的驹子敏感地察觉到了这里微妙的气氛,赶紧离开,将推门关上,再顺带让附近的宫人们都离开了。

瑶姬用疑惑的眼光扫视了我爱罗一遍,大惊,他手上那个镶着翡翠的盒子,不就是她遣小百合去拿的药匣子吗?

她有些慌了,那双碧绿色的眸子像是在审讯自己一般,四肢顿时麻木起来,想要偏开头去,不再看那张脸,然而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良久,我爱罗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很勉强,紧绷绷的。

“这药,你一直都在服用,对吗?”

她张开嘴,却无法发出声音,她知道,他生气了。虽然离他还有几米,她却能异样清晰地感觉到他全身上下每一根细微的血管都变得像怒气冲冲的狮子的筋骨一样坚硬,那是他的愤怒与失望。

见她哑口无言,他怒气更盛,却又无法言明,只能对着手中的木盒发泄。

咔嚓一声,木盒子碎成了两半。

整个屋子里充满着惶惶不安,她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平静地回答:“是。”

明明只是一个简单到极点的回答,明明每天都能听到这个字从她那张漂亮的蜜唇里说出,现在,却像一盆冰冷到极点的水,从他的头顶笔直的淋下,无论多么滚烫的心,都会被这水冻结成冰。

刚刚还在每一个毛孔里燃烧的热气,被浇灭了。

他的神色紧绷,嘴角轻微地无法控制地抽动了一下。

我爱罗走上前去,将破碎的盒子放在瑶姬的面前。抬头看她的那一瞬间,竟然露出了心疼。

“公主殿下,若是你不愿意,我可以一生一世都不再与你亲近……”

他的语气很轻,轻得像不存在一般,虚无缥缈。

“只是……不要再吃这样的药丸,去伤害自己的身体了……”

说完,他肃穆地站起了身,寂寞地走出了房间。

瑶姬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浑浑噩噩地拿起从锦袋里滚出的药丸,他刚才,是在心疼她吗……

西宫的两位主人从晌午开始,就将自己分别关在了房间里,连送去的晚膳都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

千堂姑姑吩咐膳房就不必再温菜送去了,既然两人不想被打扰,就给他们安静的空间吧。黄昏刚过,夕阳最后一点余晖也被淹没在了辽阔的黑暗里。偌大的俪殿,只剩下了我爱罗与瑶姬两个人。千堂姑姑吩咐所有人都退下,连守夜的女官都不留。

瑶姬坐在小温泉里,泡了很久,直到感觉头晕目眩才离开。没有人伺候,她拿着毛巾用力地擦拭着自己头发沾上的水滴,一顿莫名其妙地邪火,她将毛巾揉成一团,摔到了地上。

她站在镜子前,凝视着映照在镜子里的自己的眼睛,久久伫立。

风起,在樱花瓣下落沾到地面的一瞬间,她一把将挂在木架上的轻纱浴衣披在了自己身上,离开了烟雾缭绕的温泉。

她飞快地奔走着,宽大的白纱逆着风,飘扬起来。

最终,她停在了书斋门前,飞快地将手放在推门上,却在即将打开门的那一刻,迟疑了。

这,是她想要的吗?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急切盼望着原谅而导致的一时的冲动,还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某个瞬间,她早已动了真情。

混乱地甩了甩头,她坚定地推开了门。

他知道,她来了。

他就站在窗前,但他没有转身,没有回头,连眼角都没有过一丝的颤动。

只闻身后那人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靠近他,然后从后面紧紧地将他抱住,“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她将头靠在他的背脊上,连续说了三次对不起,每说一次,抱他的力度就加了一分,似乎要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

他的背脊感到一丝丝冰凉,然后听到了小小的抽泣声,她,哭了。

“公主殿下,你与我,本就是没有丝毫感情的政治婚姻,所以,就如你当时所说的,我也不会因为私情影响了两国之间的关系。”

对啊,那曾经是她说过的话。

她不知该如何反驳,手足无措地松开抱住他腰身的手,移步到了他的面前。

这样的脸,这样的人,这是毒药,是他无法抵抗的毒药。

我爱罗将视线移开,不想看她,她拉住他的领子,沉声道:“对,当初去云山我是为了那些药,可我已经怀孕了。在那之后,我是服用了药丸,却也只是因为我害怕。百合花汁竟从怀孕之初就渗进了我的饮食里,在行宫里下毒,暗部居然也毫无察觉,我真的害怕。既然我能孕育孩子,却不能保住他的性命,那我情愿一生都不要孩子。”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风影物语我爱罗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