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风影物语我爱罗 第二十三章.仁爱

小说:风影物语我爱罗  作者:藤花草莓  回目录  

我爱罗露出了迷一般的微笑,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胸口,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感受着她停止了颤抖的双手。

他知道,她并不是在说笑,瑶姬她,果然是天家的女儿。

“是,我知道。”

春风春雨,少年与少女长久的对视着,樱花越不过那宽大的御湖面,沉入了水中。

自夜宴之后,长夜忙着肃清政治上的敌人,杀伐果决,只是大名似乎默许了他的行为,毫不干涉。

瑶姬整日忙于调查夜宴上毒酒的事情,稍有嫌疑的人都会被扣押起来,严刑逼供,若有不从或隐瞒者,等待他们的就是无情的杀戮。

大名夫人对瑶姬丝毫不经她的同意,就私自拷问宫人的行为甚为不满,亲自派人到西宫,请瑶姬去中宫回话。

谁知那人连瑶姬的面都没见着,只得了一句“定不伤其伊势一族”后,灰溜溜地离开了西宫。

瑶姬,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时间的流逝会冲淡一切,无论是害怕恐惧,或是对生命逝去的悲伤。

伊人独坐西厢,弹奏手中的萨摩琵琶,无奈天籁没有人来与自己共赏,留下的只有余音绕梁与曲中无奈的悲凉。

瞧见她如此憔悴,少年却无法上前安慰。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荡漾着樱花花瓣,那些花瓣,都是从湖心岛飘落至此的。

此刻,竟不觉得凄凉,反倒多了一种迎接新生的得意。

“花开花落,只要有意,就不算荒废了光阴。”

他喃喃自语,踱步到了伊人身边。

两人之间笼罩着几乎怪异的宁静,如同风平浪静的湖面,实则暗藏无数盘踞于水下,汹涌无比却又杂乱无章的水流。

“殿下,银月姬的近侍招供,那杯毒酒是银月姬授意的。”

听到这句话的两人如同早就知晓了这个结局,少女手中的弦发出巨大的断裂的响声,她缓慢收回被弦弹起时擦伤的手指,站起身来,侧目,“风影大人,你似乎并不惊讶。”

他没有回答,只是反问:“殿下不也早就成竹在胸了吗?”

只听见瑶姬银铃般的轻笑,她眉尾一提,“或许,从我心里,就期望着是她。”

继而转身,冷眼对侍卫说:“将银月姬软禁在央月,一切照旧,别怠慢了她。”

说完,少女如释重负,银月与她的少年时代,自从那夜之后,就再也未出现在脑海中。

喜笑颜开地换上了长夜送的那件绣满金丝雀的华服,朱唇勾勒着醒目艳丽的红色。

这样鲜艳的红色,真好。

我爱罗站在俪殿的大门前,并未有随她去央月的意思,“殿下……”

瑶姬在他身边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昂首挺胸地看着前方的路,“风影大人,在迎娶我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了,我,并不是善类。”

她,果真变了。

越来越麻木的表情,越来越果断的决策,越来越武装的心灵,这样的瑶姬,很危险。

手指不经意落在了她满是珠翠黄金的发髻上,靠在她耳边,轻声地说:“我也早已不愿放你走了。”

她顿在原地,乌黑的眸子染上了不安,难道……

一股凌厉的恨意油然而生,“去央月。”

有好事之人评论过,银月姬与瑶姬的美是大相径庭的。

银月姬能轻而易举地勾起男人心底隐藏的最深层的占有欲和怜悯,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将这个我见犹怜的女人保护在自己的臂湾里,如同娇弱美艳的玫瑰,纵然知晓靠近必定会遍体鳞伤,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将她拥进怀抱。

而在瑶姬闭月羞花的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无坚不摧的心灵。她高贵,优雅,如同一尊永远不会勾起邪念的玉像,怜惜对她来说是多余的,她就像大气磅礴的牡丹花,怒放于风中,傲视群雄。

这是美人与美人之间的对决,不到最后,永远不会知道鹿死谁手。

初春的雨,安静得令人不安。

她站在央月的宫殿入口,赤焰红的羽衣上绣着精致的银色山茶花,每一朵山茶花的花心都镶嵌着朱红色的宝石,精美的银色大花覆盖了繁琐的朝天髻。她撑着一把朱红色的油纸伞,半眯着双眼,向很远的天际望去,细雨中散发着一种别样的美艳。

软轿在风雨中摇曳而来,她看着那人在女官的搀扶下走来,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笑意。

“姐姐,比我想象中的要慢多了。”

她的笑容是如此自豪,而在瑶姬却不似往常那般波澜不惊。

“进去吧。”

瑶姬遣走了所有的人,大殿内只留下了银月姬与她。

银月姬飞快地在脑海中寻觅着,竟也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个年头没有与她这般单独相处了,似乎,并不像她自己认为的那般重视。

望着眼前脸色紧绷的瑶姬,她忽然想仰天长笑,期待这个时刻,已经很久了。

瑶姬一脸肃然,似乎并没有什么心思与她叙旧,直白地开口,“说,你到底告诉了风影什么?”

银月美眸一闪,她会问出这个问题显然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她尖锐的笑声回荡在大殿上,久久都未散去。

“哈哈哈,没想到姐姐会这么在乎那个风影大人,看来姐姐也是个多情的女人呐……”

咬紧脸色更沉,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那明艳动人的笑脸,怒不可遏,“快说!”

处心积虑隐藏的秘密或许已经被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她很清楚她自己的颤抖,那是害怕与胆怯。在乎他对她的想法,在乎他对她的态度,在乎他一切的喜怒哀乐,这似乎成为了一种的习惯。

而她越是着急,银月姬就越是从容,摇曳着身躯,举起桌案上的酒樽。

“难得姐妹叙旧,没有美酒助兴怎可?”

仰首便将盛满的酒一饮而尽,她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不过就是告诉了风影大你与宇智波鼬两小无猜的凄美恋情罢了,怎么?姐姐觉得风影不应该知道吗?”

她捧腹大笑起来,片刻间,又一杯酒入喉,瑶姬的脸色一秒秒地阴暗沉重下去,额头上爆出的青筋让银月姬笑得更加肆无忌惮,“姐姐,那个风影就好得让你如此紧张了,这可真是有趣,那么,被你抛弃的鼬呢?”她的语气骤然而变,怒形于色,“你不是爱他吗?那为什么不能好好与他在一起,为什么要嫁给风影?”

霎那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沉寂多时的天空,终于被打破了宁静。我爱罗站在窗边,眉头紧锁,瞬间,人已经消失在了俪殿。

世间万物,都逃不过一个情字。若是无情,或许心就不会这般疼痛了。

她整个人瞬间松弛下来,露出倦意,伸手拿起另一支酒樽,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下,随后,朱唇半启,“你错了,当初……被抛弃的人是我……”

这本不是什么令人肝肠寸断的结局,但的确在瑶姬的心上狠狠割了一刀,“他,与我不同。他选择的是天下,而我,根本没得选择……”

烈酒入喉,身体与思绪如同断了的弦,无法控制。她将最后一杯酒屯入唇中,振袖一拂,杯子砸到了高大的赤红色梁柱上。

刚欲破门而入的红发少年停在了原地,屋内缓缓传出了瑶姬的声音:我已经失去过了一次,无法在承受第二次了……阻我者,杀……

留下泣不成声的银月,早已是泪流满面的她无力地打开了宫殿的推门。而出现在她眼中的,却是早已被大雨淋湿的少年。

少年鲜艳的血红色发丝在灰暗中散发着光彩,雨珠顺着发丝流淌在脸上,他眼底的温柔如同洪水猛兽,即使如此,脸上依旧如平常。

他缓缓开口,却始终没有说话。忽然,他抱住了眼前因为过度震惊而呆滞的少女,温柔地将下颚靠在她的发丝间。

良久,少年放开了她,举起她冰冷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今生今世,这只拉住你的手,永远也不会再放开。”

这条路,极其漫长。

泪流几行,酹酒几觞,原是望不见孤雁南翔,看不断无尽的苍凉。

瑶姬最终,没有杀掉银月姬。

她与自己一样,也都是在这充满杀戮为自己而战时代的牺牲品。她们都渴望着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为了希翼的宝物不惜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她随意翻开手边的古籍,纸张上弥漫着淡淡的潮味,未央这春雨,看来是停不下来了。

忽然觉得肚子有些空荡荡的,正欲张口唤来驹子,却见驹子与小百合端着一大堆点心向她走来。

驹子虽然只长她几岁,却能恰到好处地将自己心中所想做得滴水不漏:当她春困的时候,驹子已经将软枕与被褥放到了她的身边;当她用膳时忽然想喝冰镇果汁的时候,驹子刚好在将果汁盛入小银瓮里;还有就是她突然感到嘴馋时,就像现在,她已经将精致的点心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唇边勾起微笑,若是没有驹子时时刻刻在自己身边照应着,她,不知会多吃多少明里暗里的算计。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风影物语我爱罗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