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风影物语我爱罗 第二十章.真相

小说:风影物语我爱罗  作者:藤花草莓  回目录  

“风影大人,你大概不知道吧……”她挑眼问道,语气慵懒,“瑶姬今日夜宴曾经说过她早已不作霓裳舞,其实不然……”

我爱罗侧目,已经没有勇气再听下去了。

“旁人都说我的舞艺天下第一,姐姐的确不如我,可论起霓裳,我却不及姐姐哪怕是千分之一的风韵。对,她不是不作霓裳,而是只为宇智波鼬一人舞蹈。我曾经偷偷跟去了湖心岛,那也是初春时节,樱花满天飞舞,宇智波鼬坐于木台之上,姐姐穿着绣着樱花的粉红色和服,尽情舞着霓裳,天地仿佛都失去了色彩,樱花似乎也有了灵性,只为她一人而绽放,那画面当真是极美。而鼬的眼,那样的迷恋与深情,一直未曾离开姐姐半刻,就连我在岛上他也没有丝毫的察觉。”还未说完,她已是泣不成声,“我一生的恨都给了姐姐,我诅咒她得不到挚爱,我的诅咒实现了。虽不知为何,宇智波鼬终究还是离开了姐姐,那夜,宫里极度的混乱,听说姐姐遇刺,又听说亲王殿下也与刺客交锋,之后姐姐大病了一场,半年都没有离开过俪殿一步。亲王殿下日夜守候,可是我怎么也惨不透其中的原委,姐姐醒之后便再也不愿与殿下相处,殿下也伤心透了。之后,我得到了殿下的宠爱,那是超过对姐姐的宠爱,我以为我又赢了姐姐,但是机关算尽,姐姐居然嫁给了你。”

她冷笑,寒风凛冽,声嘶力竭地说:“风影夫人这个位置原本是我的!但她,竟然放弃风之国的亲王,选择了你!”

突然,她停了下来,望着我爱罗,洪荒化为了平湖,“你爱她吗?”

那夜,我爱罗竟然开始同情起了这个女人,她的一生注定只能是明月。

到最后,他也没有留给他只言片语。

她没有追问,只是笑了,笑得那般的凄惨和悲哀。

回到俪殿,再次看到瑶姬精美绝伦的脸庞,一股锥心的痛让我爱罗不能自已。

“瑶姬……你还爱着他……对吗……”

朦胧细雨一直笼罩在未央的上空,直到深夜,才渐停。

雾霭消散了,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无法化开。银白色的月光好像一身耀眼的丧服,覆盖着偌大的府邸。西宫的御湖上一片宁静,甚至看不到一丝微波。

入夜不眠似乎成为了他的习惯,从记事开始,便一直如此。

他坐在俪殿里最大的露台上,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然而脑海中一闪而过许多关于瑶姬的画面,崩紧的弦振动起来,从大脑深处传出一阵生生的疼痛。

他皱眉,用力地甩头,似乎要把自己不愿意看到的画面全部从脑海里甩出去。

“风影大人。”

细碎的脚步缓缓靠近他,回头一看,是将瑶姬从小抚养到大的西宫主事千堂姑姑。

他起身,礼貌地点头,“怎么了?”

千堂姑姑福身,一脸的慈祥与宁静,眼角弯起,笑起来的时候眼里藏着满满地慈爱,温暖如春风,“风影大人,亲王大人来了,软轿已经到俪殿的大门了。”

长夜……

他眼底滑过一丝冷色,“我去迎他,就不必惊扰殿下了。”

左脚刚迈入正殿,便看见了那人一身素袍,浑身发散着孤傲的疏离。

“亲王大人。”

我爱罗停在了原地,低沉的声音穿过悠长的大殿,在宁静的夜里显得异常震耳。

长夜转身,那双夜明珠一样美丽的眸子闪耀着灼眼的光芒,风华流转,尽在其中。

“夜宴那场闹剧,让风影大人见笑了。”

我爱罗浑身上下散发着冷酷,踱步向前走去,“夜深了,亲王大人还是请回吧。”

“哈哈哈哈哈……”从长夜的喉间发出温润的笑声,他不但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倒慢悠悠地拿起了桌上的热茶,轻品了起来,“风影大人何故对我这么大的敌意?”

他慢步走到我爱罗身边,“你是瑶姬的丈夫,按理,应该称本王一声大哥才对。”

“大哥?”

忽闻此声,长夜与我爱罗纷纷回首,便看见一席红衣的瑶姬正进入主殿的大门。她一脸怒气,发出一种受伤了的狮子般的声音。

“天底下,怎会有你这样的大哥?”

她单身直入,站在了长夜的跟前,虽然比长夜矮了许多,不过那气势汹汹的模样,丝毫没有平日里柔和的气息。

瑶姬满脸绯红,那淡淡地红色一直绵延到了发根,额上的青筋毕露:“我的酒有毒,你是知晓的,对吗!”

她并不是在质问他,而是非常肯定。

长夜俊俏的脸上僵硬了片刻,有些吃惊地望着瑶姬,随即展露出一个释怀的微笑,那笑灿烂得放肆,连月色都相形见绌,不得不躲进了厚重的云层里。

良久,他止住了笑声,手指抚上了瑶姬的下颚,将她的头微微抬起。

这对容貌倾世的兄妹相互凝视着对方,冰凉的空气因为太过强烈的对视竟让人看见了阵阵火光。

半晌,只见瑶姬的怒气更盛,她举手,用力躲开了他的手,往后退了半步。

“瑶姬,这酒并不是我授的意,但却不能说与我毫无关系。”他的语气柔和下来,不再那样咄咄逼人,锋芒毕露。若说片刻前,他与瑶姬还是亲王大人与公主,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关爱小妹的哥哥,“在你决定要回未央之时,便有人授意要私藏毒药入宫,虽不知那人是谁,但的确是我故意让毒药流进宫的。我既想知道被下毒的人是谁,却又怕那人是要害你,所以早已备好了解药,以保无虞。大将军的酒里与你的酒里下的是同一种毒,所以天下人并不会将他的死怪罪到你身上,你只是恰巧晚了一秒喝下毒酒罢了。”

她站在原地,发红的眼眶想要挤出泪水来,最终只挤出了一个娇艳如花的微笑,虽然她早已猜到,没想到真的从长夜嘴里听到这话之后,心中竟会疼痛不止,难以忍受。

“那……他……对我……”她欲言又止,撇过了头。

长夜安静地看着她,少女沐浴在婀娜多姿的月光里,更显国色天香。

许久,他沉默地点头。

瑶姬黯然地转身,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开了主殿。

“风影大人。”他叫住正欲随瑶姬一同离去的风影,“要好好珍惜她。”

他沉吟不语,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冷眼旁观着那人极度的孤独与悲凉,然后轻轻吐出几个字:“她是我的夫人,我定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

举杯独醉,却饮得一缕幽香。

寂寞的夜里,微弱的火光也能照亮一方天地。

顺着垂下的月光,他看着自己纤瘦的手指,月光在指缝间缓缓流淌,一把握住了手,捏碎了这夜的月光。

“只是夫人……吗……”

对于火之国的权贵们而言,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许多人因为大将军的死即将面临牢狱之灾,家破人亡,又有许多人从此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天尚未亮透,太阳还没有升起。

空气里却已经弥漫开来了破晓时分的寒气。草木上掩盖着透明的露水,起早的雀鸟在还未苏醒的树林里高啭着歌喉,那声声鸣叫悠远寂寥,一直传到了遥远的天际。

逐鹿敲响石碓的声音已在西宫里回荡起来。

瑶姬整夜不停辗转,难以入眠,想了想,干脆起了身。

披上绒毛外衣,她只身来到了濡缘,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一身袭衣,只披了一件毛外套的我爱罗。从侧面看去,他清冽的锁骨若隐若现,一双碧绿色的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无暇,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了一种极美妙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俊美得无法让人移开视线,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他回头,看见了她,冰冷的目光里多出了一丝丝温柔。

“我吵醒你了?”

“没有,睡不着罢了。”

她席地而坐,洁白的脚丫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

“今天要去见大名大人,还要回拜宗庙。”他看了眼瑶姬冻得僵直的脚,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她的腿上,“大将军死得突兀,不会影响到祭拜宗庙吗?”

这衣服上有着一股很特别的清香,她垂眸低笑:“不过是大将军死了,岂会影响风影大人的行程。”

她笑得很美,说得很凄凉,仿佛是在嘲笑人心的无情,也仿佛是在谴责自己也是那无情无义的人中的其中一员。

初升的太阳火红如曼莎珠华,虚无缥缈的彼岸花,埋葬了昨夜的一切是非善恶。或许有许多人会为了那场悲剧而惋惜,但人们终究会将那些悲痛遗忘,因为明日,依旧是无比的灿烂辉煌。

一直萦绕在瑶姬眉间的缕缕忧愁,也随着日出渐渐消散,直至毫无踪影。

她指着从地平线上缓慢爬升的太阳,微笑着说:“风影大人,你看,天又亮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暑期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活动时间:7月31日到8月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风影物语我爱罗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