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风影物语我爱罗 第一章.大婚

小说:风影物语我爱罗  作者:藤花草莓  回目录  

那一身华丽的少年,一脸沉默的肃然。

独身站在众人之首,嘈杂欢庆的丝竹声和欢呼声,他显得多余。

这是他的婚礼,而他的妻子,就是那由无数五颜六色的绫罗绸缎和璀璨华丽的黄金珠宝拼凑而成的盛大车驾的主人。

瑶姬,这是她的名字。

瑶,指的是极其珍贵的美玉。

他对她仅有的了解,全部都来自街头巷尾的各种传说。

被誉为天下第一美人的火之国公主。而他也实在想象不出,火之国大名那张苍老的脸,能诞出如何的倾世之容。

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对方的容貌。这本就是一场风、火两国的联姻,作为风影,自然是不会拒绝。当姐姐手鞠知晓他同意联姻之后,竟染上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悲伤神色。

她说,他已经为国家做了太多,何必还要赔上自己的一生。

那一刻,他竟也神伤起来。

远在千里之外的他未来的妻子,不是也为了家国,奉上了自己的青春年华吗?

行驶的庞大车队,渐渐缓慢下来,直至停在了他的正前方。

木门被推开,吹出的风都带上了火之国独有的花草味道。那样清雅的草木味也不知是诉说着谁记忆中的思念,与风之国格格不入。

两位打扮极其讲究的女官从车厢里走出,推门,跪膝,行礼,每一个动作都有条不紊,然后等待着那位最尊贵人的出现。

天空依然清澈,只是风不再锐利,云不再轻巧,阳光不再炙热,他那早已成形的世界观,也随之而变。

那少女带来了遥远天际的片片红霞,那感觉,仿佛是天空为她织成了嫁衣。她的眉目模糊,用来点缀高贵的璀璨黄金头冠,宣兵夺主,挡住了少女乌黑的秀发。如果,少女的头发真的是乌黑的话。红霞之上盛开着的千朵金丝牡丹,一时光芒四射。少年下意识半眯双眼,那身嫁衣,是他见过的有着最繁琐绣工的雕花和服了。

她慢慢走近,步伐缓慢而沉重。娇艳的红唇犹如盛开在绝壁上的爱情花,绝美的坚强。随之看到的,是那一眼便永世难忘的眼:那是一双灰暗得能发出光彩的瞳。灰暗与明亮,不能共存,深深地看进去,恍惚间,好似看见了一汪洞底的清泉。被少女小心翼翼举在胸前的黄金玉如意,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如同迎面而来的少女,夺去了黄沙之中唯一的亮色。

牡丹,他在心里默默说道。

少女的美,如同幽然而绽的赤红色牡丹,绯红如霞,映红了天地,那片红,也一滴一滴渗透进了他的心。

终于,少女的步伐停留在了他的面前。少女微仰,打量着眼前陌生的少年,就如少年一样,也在凝视着自己。

礼官高昂激情的声线划破了两人之间短暂的宁静。

屈膝,行礼,转身,前进。

迎接礼,才刚刚开始。

这是为他大婚特意督建的别院行宫。

而他与站在她身边的少女一样,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红色为底,金色为栏,诺大的双门上镶嵌着兽首铜环,熠熠生辉。

身旁的少女始终都是浮现在表面的精美笑容,这让他几乎忘了在马车上,她在审视他时眼底泛起的怜意。

在成群结队的女官的簇拥下,我爱罗与瑶姬分别住进了行宫的东厢和西厢。为首的女官细心提醒他,东西分别属金、木,南北分别属火、水;水火不容,让他绝对不可以去南北厢房的方向,因为那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最后,女官呈上了明日大礼的行程单,恭敬地离去。

呼啸在耳边的风,有些寒意的天气,让疲惫了一天的他精神了起来。他走到窗前,推开窗门,坐在了窗檐上。

月明星稀的夜,应该是格外漫长。

想到了住在东厢的瑶姬,那张美丽得惊人的脸庞一直闪烁在他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仿佛是一种无形的压迫,充满了冰冷和寂寞,就如同他以前的世界,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即将与他共度一生的女人。

“风影大人。”

这是少年与少女之间的第一句对话。

他瞪大了眼睛,恍惚记得,女官说过,大礼之前,他与瑶姬绝不能相见。

瑶姬早已摘下了繁琐笨重的黄金头饰,褪去了华丽无比的鲜红嫁衣。素雅的淡青色和服,插在发间的梨花簪子,还有卸去了浓妆的脸庞。曲线变得柔和起来,少女的甜美与淡雅让他想起了多年前在木叶深夜嗅到的梨花香。那是一种温柔暖和的味道。

“你去过未央吗?”

他摇头,未央城是火之国的国都,大名府邸就坐落在未央的城中央。

“你听说过我吗?”

他继续摇头,世间早已将她的美渲染得出神入化,而他知道的,也只有那些美到不真实的传言。

“我知道你。”少女的语调淡然依旧,“不到十六岁就成为了风影的天才。”

她故意停顿了片刻,轻声叹气,“若你执意拒绝,这场婚姻只会是权贵们无法实现的谈笑风声。”

从那美丽的粉唇里说出的话明明是很沉重的话题,却轻柔如丝。她转头看他,他躲闪着她的目光。

她没了再说下去的打算,也很清楚身边人没有回答她的勇气。

漫长的寂静又占领了这里。

而世界早已因为这场婚礼沸腾,暴风一般,愈演愈烈。

是否沙漠的黎明来得更加早些。

她这么想着。

几乎忘记了无法入睡的昨夜。在白色月光里缓慢飞舞的细微灰尘,一瞬间让她以为停顿了时光,缓慢而亢长。

缓过神来,在心中幻想过无数次的雪白色嫁衣,竟显得格外冰凉。还是说,因为幻想的那个人,从她的心中消失了,只留下了冰冷的触感。

那个少年是一头血红色的头发,很好看。

阳光垂下,肤白如玉,光彩照人。

瑶姬的装束与昨日不同,换上了极具象征意义的白无垢。

纯白无暇的嫁衣上,绣着精致的白鹤与祥云。银色的丝线在洁白之上放肆的飞舞,别致却极有章法。打卦更是繁琐,优雅婉约的牡丹花盛开得无比娇艳。遮住了瑶姬半张娇颜的角隐,高耸着,庄重而美丽。

褪去自己原本的颜色,融入夫家,隐藏自己,不再追求自我;这是白无垢的意义,表面上的纯洁不过是经过修饰的束缚。

瑶姬的眼里,早就没有的色彩,没有喜悦,没有悲伤,甚至没有情绪。漂浮在表面的那一层浅笑,总在我爱罗的心中挥之不去。

大婚的仪式繁多,入神殿,修祓,奏上祝词,这些要求极高的小细节都有条不紊的进行,到了三献仪式,我爱罗与瑶姬要共同献酒三次,每次三杯,一共九次,每喝完一杯酒,她雪白的脸蛋都会红上一分。等到喝完第九杯,她的眼底有了明显的醉意,在雪白的承托下,娇艳欲滴。

背诵出早已烂熟于心的誓词,从神官手中接过向神明供奉的神木,我爱罗与瑶姬一同行礼,礼毕,再将神木交还于神官的手***奉神木的仪式才算是结束。

最后一项仪式是将神酒献于亲族,以巩固两个家族的关系。我爱罗无父无母,瑶姬的父母也未能到场,这场仪式便匆匆略过。

行完大礼,按照习俗。风影与风影夫人要接受村子众人的祝福,并饮下三百九十九杯满载祝福的酒,大婚,才算真正结束。

他坐在主台上,瑶姬姗姗来迟,此刻她已经换上了另一件红色祥龙为底,黑色山水花草为褂的和服,这象征着她已经告别了纯洁的少女,成为了他的妻子。

在女官的搀扶下,瑶姬缓缓落座。复杂厚重的头饰令她无暇顾及其他,小心翼翼重复着举杯的动作,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席间的沉默寡语和洋溢在村子里的喜悦气氛默契融为了一体。她望着来往敬贺的过客,仿佛真心笑着的村民,实则心怀鬼胎的高层。在她出嫁这一日,没有一个亲人在她的身边,而嫁的人,竟也是陌生到只知道名字的风影。深藏的情绪涌上心头,身在高位,身不由己。

琉璃杯中的清酒一饮而尽,柔和地进入身体,然后融进心里。

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

她很清楚,他也很清楚。

直到明月升空,紧张进行了一天的仪式才结束。

瑶姬不胜酒力,意识开始模糊,被搀扶至轿辇时早已是睡意朦胧。我爱罗扶着礼台的红木栏杆,指尖抚摸着单脚站立的凤凰,目送轿辇消失在灯海深处,只留下了空气中一丝丝清酒的余香。

待他回到行宫,已过了午夜。

丝绸一般柔和的月光洒落在少女熟睡的脸庞和散落在她身边的玫瑰花瓣上。仿佛连时间都为这样的美丽停住了步伐,静止的那一刹那,他清楚感受到了自己强壮有力的心跳。

或许,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他撇过头去,却也不敢深呼吸,唯恐惊扰到了她不知是否甜蜜的美梦。

他退出房间,关上了拉门,吩咐守夜的女官将主屋隔壁的书斋收拾出来之后,缓步离去。

手上的卷轴已经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脑海里却始终被一些漫无边际的想法充斥着。他放下书卷,按了按额头,嘴角却又扯出了一丝不合时宜的浅笑。

“驹子?”

大概是醉酒的缘故,醒来时分,她只觉得全身酸软无力,脑袋昏沉不清。

从小便跟在瑶姬身边的驹子跪在门外,听见了她的呼唤,不慌不忙地端起一旁的托盘,走进了房间。

她点燃了红烛,将煮好放凉的解酒甜汤送到了瑶姬面前。

瑶姬将甜汤一饮而下,随后观察了片刻四周,问到:“风影大人呢?”

驹子接过木碗,“风影大人一直在书斋办公,殿下好好休息便是。”

瑶姬顿了片刻,露出苦涩的笑容,她的语气轻而淡漠,“驹子,很可笑对吗……我的夫君不爱我,我却如释重负……”

驹子脸上露出了不属于她这样年纪的沉重,“殿下……”

纸拉门被小心翼翼推开,刻意调暗了的灯光,燃烧着的紫檀熏香,孤独却不单薄的背影。

她披着一件厚薄适中的羽褂,单手拉着领子,倚靠在门框上,良久,她叹了口气,“其实你不用这样……”

那背影明显一僵,随后放下手中的毛笔,低沉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好听,“你醒了……”

她径直走到窗前,席地而坐。

夜深人静,悬挂在撑杆上的赤红色灯笼发出火花轻微的炸裂声音。吹拂着大漠的风声让她想起来未央夜晚潮汐拍打着青石的声音。那样的声音陪伴她度过了许多无法入眠的夜晚。这让她回忆起了知道婚讯的午后,当那个风雅的男人带着莫名的情绪告诉她大名大人为她选择的夫君是一个怪物时,她居然想到了在深宫中往来不息的人群。

住在人心中的怪物,比真正的怪物,更可怕。

她面前的风影,比想象中的出入了许多。

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他作为砂之守鹤人柱力的身份,被他残忍杀害过的无数生命,还有在那次背叛中他摧毁的木叶。

还依稀记得听闻木叶遇袭,三代火影逝世的当年,她伤心到无法自拔。惋惜的,是无数逝去的生命,还有几乎无法在保留的最后一点回忆。

侧目看向身后靠在书案上的风影,略显疲惫的面容倒映着精致的月光,能够媲美月色的英俊优雅,让他显得更加迷人。

“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初衷嫁给你,妻子的义务我会履行的。”

我爱罗怔怔地看着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女官熬制了解酒安神的甜汤,现下你醒了,饮一碗吧。”

她张嘴,想说的话却被哽咽在了胸口。

过不了多久,应该就是黎明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暑期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活动时间:7月31日到8月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风影物语我爱罗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