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fun88网上娱乐网

风影物语我爱罗 第十六章.亲王

小说:风影物语我爱罗  作者:藤花草莓  回目录  

我爱罗正欲打破这沉重的气氛,将军身后的贵妇却开口说话了,“早就听闻公主殿下在月华街上一笑胜牡丹,婚后倒是更加丰腴了。”

那贵妇的语气甚是轻蔑,我爱罗微皱眉头,眼角余光带过瑶姬,她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动。

福田领事对此情此景见怪不怪了,适时了打破了这份尴尬,“这位是风影大人,风影大人,这位就是火之国的大将军。”

我爱罗与大将军都互相点头以表尊敬,他开口说道,“早就听闻风影大人一表人才,今日得见,果真如传闻一般。”

“将军大人过奖了。”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清脆的女声在这个场合里显得格外突兀。

一直站在贵妇身边的少女说话了,少女的年龄与瑶姬相仿,一身鲜艳的胭脂红绣金孔雀和服,配上纯金色的头饰,最夺目的还是发饰上的那颗夜明珠,在这夜色里独自发光。鲜艳的浓妆与和服相辅相成,美艳动人。少女的眉眼与大将军相似,晃眼一看居然有几分瑶姬的风韵。

少女凤眼一挑,上下打量起了我爱罗,突然嘴角露出了别有意味的笑,“这便是风影大人吧,果真是英雄气概,风度翩翩,难怪我那万人景仰的瑶姬姐姐都被收服了。”

他顿首,表示礼貌,余光带过瑶姬的脸庞。

“风影大人,这便是将军府千金银月姬大人。”福田介绍到。

银月姬与传闻一样,如月色一般幽美,让男人忍不住为之情动。在迎娶瑶姬之前,手鞠告诉他,瑶姬还有一位与她一齐闻名天下的妹妹银月姬。同样是美貌如花,同样是身份高贵,只是她比瑶姬拥有了更让人流连忘返的无双曲艺。人们都说银月姬不光是容貌如月般柔美,歌声舞技更是天下第一;身为将军府千金,一掷千金的奢华与身为公主的瑶姬如出一辙。

只是,对眼前的银月姬,他并没有好感。

甚至他觉得传闻有些夸大其词,她与其他的贵胄们并无两样,只是多了几分与瑶姬相似的面容。

瑶姬的眼神带着轻蔑的嘲笑,鹤台设宴,足以看出长夜是多么看重今日的宴会。该来的人,便是都来了。她那尊贵的将军叔叔,他的夫人,以及他宠爱的女儿银月姬。

见到如今浓妆艳抹的她,眼眸里满是妖娆与妩媚,早已遗忘了儿时与她一同玩耍,一同进食,一同安睡的她。那时的她,并不像现在这般与瑶姬相似。

是啊,瑶姬突然意识到,她越来越像自己了。

鹤台被烟雾环绕着,无数的丹顶鹤飞舞于此,身姿轻盈,美不胜收。登上最高处,远远便能看见端坐于主台之上的亲王长夜,他的眼神冰冷,隐隐透着寒光,嘴角却带着温暖的微笑。

我爱罗不禁冒出寒意。

那,是与瑶姬一样的微笑。

危险虚伪的绝美微笑。

那男子的眼底弥漫着危险的雾气。

乌黑的长发被嵌宝紫金冠束起,英挺的剑眉下有着一双蕴藏着锐利的细长黑眸,削薄的双唇轻抿,棱角分明的轮廓,宛如黑夜中翱翔的雄鹰,放肆地在高空紧盯着猎物的一举一动,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出傲视天地的强势。

那是一张与瑶姬极其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脸庞。

如若是女子,定是瑶姬无法比肩的绝色佳人。

男子邪魅地笑着,一手托着白瓷茶盏,另一手姿态优雅地用杯盖轻轻撩撩浮于水面的茶叶,茶香氤氲中,浅尝一口。随着他形态美好的喉结微不可见地一滑,那双妩媚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显示着他的满足。

瑶姬遥远地看着他,他也遥远地看着瑶姬。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有了交集,只见瑶姬微眯了眯双眼,随后迅速地转头,走向了前方的座位。

大约还是初春,瑶姬收到了长夜寄来的第一封信。

当时的她,任性地将这封信揉碎,双手一挥,飘散漫天。如雪花一般轻柔,纯白色的纸张透过日光,映得满屋星星点点。

接下来,长夜寄来了第二封信。多半是遇上心情不错,瑶姬居然将信原封不动地留了下来,只是将信随意扔在了角落,并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在我爱罗应了要去木叶观看中忍试验的同时,她收到了长夜寄来的第三封信。丝毫不去理会那两封早已不知去向的书信,她知道,她要等的是这第三封。

不知道是否是瑶姬太了解长夜,还是长夜太了解瑶姬,或许,仅仅是因为这默契来自血缘,这是永远不会分隔与改变的羁绊。

信上的内容却是她未想到的,他告诉瑶姬,他已经不会再等了。

的确,长夜已经等了够久了,做了十年的傀儡亲王,一直忍辱负重养精蓄锐等待着某一日羽翼丰满之时翱翔于空,为的便是能彻底地将那人连根拔起。那人,便是瑶姬尊贵的大名父亲的亲生弟弟,火之国骄傲的大将军。大名的身体愈发不好,猜疑心越来越重,在这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的时局下,若是发生政变,那么整个火之国将会迎来一场浩劫。

她不喜欢玩弄政治,也不愿意成为众多为权利不惜心狠手辣的天家贵胄之一,但无论多少恩怨情仇,血浓于水的亲情与共同的敌人便能瞬间将所有的顾虑变得烟消云散。

她相信她能够对即将涌上心头的一切情绪视若无睹。

一直坚定不移的决心,却在看见银月姬之后犹豫了。

银月姬,是瑶姬曾经最宠爱的小妹,她与长夜也是她儿童时代唯一的玩伴。否定她,就像是否定了自己儿时最纯真的快乐。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时的年少懵懂却成了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很早以前,长夜就告诉过她,天家的儿女生来就是饮着别人的鲜血长大的。

或许,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如此的结局。长夜与大将军,瑶姬与银月姬,再或许,所有的人都是这个时代权力锁链的牺牲品。

思忖间,女儿家暖柔柔的娇声响起。

“瑶姬姐姐真是越来越美了,多怕一不小心,瑶姬姐姐就被带走,成仙去了。”

瑶姬并未理会她的挑衅,神态自若地端起茶碗,热水随着花瓣一起入喉,“成仙的人必定得是祖上积德,你我,早已没有了这样的机遇,不是吗?”

她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了银月姬一眼,下一秒,视线又隐没在了白色的雾气里。

银月姬沉默不语,凝视瑶姬的眼神里充满了辛苦压抑的不善。

瑶姬,与平时不同,她的一举一动都很奇怪。但奇怪的不仅仅是她,主台上举止风雅的长夜,对面不苟言笑的大将军,敌意十足的银月姬,就连将军夫人也用一种恶毒的眼神看着瑶姬。

他突然想起了某夜瑶姬说的话——

她说,她向往的是自由,是爱恨情仇都能毫不掩饰的快意生活,所以她很羡慕忍者,她向往的是那样一种充满血性的人生。

我爱罗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手,她,生活得很幸苦吧。

瑶姬没有拒绝来自身边人的善意,一股暖意从她的手掌处缓缓爬升,让她冰凉身体里早已冻结的血液重新流动起来。

嘴角勾勒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浅笑,他的手,一直都是这样温暖。

“风影大人在西宫休息得还好吗?”

长夜一直在细细打量着眼前的风影,在他的心里瑶姬断不是可以轻易忘却旧情的孩子,没想到,那么快就与风影有了孩子。不过,这样也好。

“嗯,福田领事与千堂姑姑照顾得很周到。”

“那就太好了。”他抬手,一串宫人端着酒觞从后殿踱步而来,“今日是家宴,都放开些,不必在意繁文缛节,定要与风影大人一醉方休。”

说完,长夜又转头看向银月姬,露出宠溺的表情,“许久未看到月儿的舞姿了,今日既是家宴,便请月儿舞一曲吧。”

长夜还未沾酒,神色已醉,浅品了品刚盛上了的美酒,看向银月的眼神里满是深情。

心里轻笑,瑶姬浅叹,又是一个被长夜无害的外表迷惑了的女人。

银月姬雪白的脸颊染上了片片红霞,她羞涩的神情娇艳欲滴,这样的眼,这样的脸,这样的情,恐怕天下男子都会为之所动。

“月儿当然愿意献丑,只是长夜哥哥……”她转头看向瑶姬,“想当年,我与瑶姬姐姐一同习霓裳舞,是月儿最难忘的记忆,不知姐姐可否圆了月儿的心愿,能再与姐姐共舞一曲霓裳。”

瑶姬笑了,不禁笑出了声,她将水酒一饮而尽,肤白胜雪的耳后泛起了片片红霞,“本宫早已不作霓裳舞,只能委屈银月独舞了。”

随后,她转头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长夜,良久,朱唇方启:“可否借亲王大人的珏琴一用。”

人总是念旧的,她也无法置身事外。她的童年充斥着太多无法明说的哀愁,时至今日,午夜梦回,她还总是怀念着年少仅有的纯与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风影物语我爱罗书评: